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地域的写作


□ 鲁顺民


回复收到,我们这里刚开了会,我在《十月》发的长篇小说获得云南省政府二等奖,当然这不算什么,何况是二等奖。
我经常听到有人提出云南小说该怎么写的问题。最初自己也做出认真的表情,煞有介事地回答,或者费尽心机地研究,后来发现,这个问题很幼稚。
这不是一个技术问题,是一个思想方法问题。可是小说里却经常出现地理名称、城市名称和国家名称,出现真实的街道和方言,出现地区性的特殊民族和民俗风情场面,这些符号出现的时候,有人就产生了误会,以为这是写某地某个村庄某个种族或某座城市的小说,是某个地区的作家的写作,这种认识当然不正确。
小说可能写得好或者不好,可能是这个人写的或那个人写的,却不可能是写这里的和写那里的。小说就是小说,不是行政区划蓝本,不是行政管理计划,也不是地理的民族的和社会学的知识的教科书。小说里出现北京或昆明,只是因为事件一定要发生在某座城市,人物一定要有具体的生活环境。作家可能确实想写一部北京的小说,却不会因为写了北京小说就取得成功,写了昆明就平淡无奇,无人喝彩,而是因为小说写好了,写出了个体经验的生动复杂和蕴藏其中的人类普遍处境及其感受,表达上完整丰富,叙述强大有力,思想锐利深厚,征服了读者,才受到好评,而绝不是地域使然。
因为这个问题困惑多年,现在豁然开朗,想与你说说,也想听听你的意见。
新的一年开始了,祝你顺利,祝你丰收。
庆国
(张庆国,作家,《滇池》杂志副主编)庆国兄如晤:
首先祝贺你的小说获奖。当然小说之获奖与否,跟小说之发表一样,已经远离了作者,甚至和作者没有多大关系了。惟一关系重大的怕还是卖了钱,等小说卖个大价钱,那时候的祝贺就值钱了。期待着。
仁兄关于小说的见解,于心戚戚。在过去的写作倡导中,地域性写作是一个很被重视的问题。据说,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这在我们这个内陆省份尤甚,多年以来,地域性一直是山西文学的一个很重要的口号,对文学,对作家束缚也是显而易见的。你说得对,地域或地理的概念在写作者那里永远是一个符号性的东西,从技术层面上讲,也仅仅是为了构建一个施展小说才能的场所,小说之核还应当是人类共通的经验与作者的记忆、想像。否则就是舍本逐末,就是本末倒置,就不是小说,而是旅游指南。
当然,任何一个写作者的写作灵感都是具体的场景唤醒的,这可能是导致这种病恋迷恋的主要原因,但这与写作文本根本是两回事情。有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几乎所有的好小说,将那些符号性的地名与人名置换之后,这个小说依然成立。比方说,将你在《人民文学》上发的那一篇小说的地名按在太原,几乎不露痕迹的。这倒让我想起别人说过的一件事。他说广东作协要签一批合同制作家,条件是必须拿出写广东题材的作品,且不说“题材”二字早应该从写作中放逐不用,这是给我们,至少给仁兄提供了不小的可趁之机,你不试试吗?那里的奖金可是丰厚着哪! 玩笑。不过也可一试,百试不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