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小黑骡子爬大坡


□ 王子硕

1970年的冬天,村里的干部们为年终的分红发起愁来。辛辛苦苦干了一年,到了年底总得给村民们(当时的叫法是人民公社的社员)分点钱吧?没多有少,每家每户分个十元二十元的也算,总得有个买咸盐的钱吧?可是村里的会计把算盘一磕,绞尽脑汁也没磕出一分钱来。当时我在这个村子里插队已经三年了,对村里的收入也大体上清楚。村里没有副业收入,只有每年卖公粮的那点儿农业收入,扣除了上缴国家的农业税之后,大概就剩下两三千元。买化肥的钱,买农药的钱,买农具的钱,买柴油的钱,还有给村里学校买粉笔的钱,都得从这里面出,哪还有钱分给社员们呢?村干部愁坏了,凑在一块儿商量了一下,决定跑一趟买卖,而且要保密,不能叫公社领导知道,知道了就是走资本主义道路,罪名不小呀!
说是买卖,其实是很小的一笔买卖。东山上有一个村子出产磨石,就是人们平常用来磨刀的那种石头,当地买很便宜的。但要是把这些磨石运到内蒙古的呼和浩特市去卖,每块磨石大概能赚个一两元的差价。村里有两挂(辆)马车,装满磨石跑一趟,大概能挣个七八百元。村里的党支部书记握住拳头在桌子上敲了一下,“干那狗日的,挣下钱给大家伙分,又不是我一个人花。让他们说我走资本主义道路吧,我怕球个啥?”
有了这趟买卖,才有了我的那次呼和浩特之旅,才给我18岁的那一年留下了难忘的记忆。刚才讲过,村里有两挂马车,春天往地里送粪,秋天从地里面往回拉庄稼,是村里主要的运输工具,相当于工厂矿山里的大卡车。在当时,开卡车的司机们是很牛逼的,位居姑娘们择偶标准的第三名(一军二干三司机),仅次于军官和干部之后。依此类推,村里赶马车的车倌在村里也是很牛逼的,地位仅次于村干部。我插队的那个村子里,两个车倌一个牛一个不牛。牛逼的那个名叫王占山,贫农出身,根红苗正,说出话来气壮山河。不牛逼的那个名叫王龙生,地主成分,底气不足,见人先陪三分笑模样。不牛逼的王龙生怎么就当上了很牛逼的车倌呢?根据我的猜测,一是因为他身强力壮,一只手能提起半挂马车。干车倌这一行,没有一把好力气是不行的,装车卸车扛麻袋,都是重体力活儿。二是因为他脾气绵善,从不和人争打吵闹,谁不愿意用个听话的伙计呢?第三是因为他和他的搭档关系很好,而他的搭档又是个贫农出身的共产党员,名叫王玉。在我们村里,车倌的搭档被称为跟车的,顾名思义,跟车的就是跟在马车的后面,上坡的时候负责打眼儿(在车轱辘后面垫上木楔子防止滑坡),下坡的时候负责拉磨杆(类似刹车闸的作用)。与虎背熊腰的车倌王龙生比起来,跟车的王玉显得单薄了许多,但是他也有他的长处,那就是脑子灵活,眼疾手快。王玉的妻子名叫张玉珍,是村里的妇联主任,能说会道人又长得漂亮,还是个共产党员。许多年之后,我听人们说,张玉珍和王龙生的关系也不一般。王龙生一直打光棍,老了之后瘫痪在床,只有张玉珍给他送口饭吃。车倌王占山是个直性子,脾气虽暴却爱主持个公道。他的搭档名叫李亮,和王龙生一样,也是地主家庭出身,也是膀宽腰圆,也是脾气绵善,不同的只是年轻了十几岁。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