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何处安放


□ 冯俊科

  农民对地产的热爱今昔一致,都达到了顶点,土地的占有欲在农民身上点燃了全部激情。

  (法)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冯俊科,毕业于北京大学哲学系。研究生学历,研究员。现任北京市新闻出版(版权)局局长,首都出版发行联盟主席,北京出版发行协会主席。出版有《江河日月》、《千山碧透》、《名人的磨难》、《并不遥远的往事》、《写在墙上的思念》等文学作品集,《西方幸福论》、《帝王治国策》、《两槐居论稿》专著和《有话直说》杂文集等。《江河日月》获第五届冰心散文奖。

  1

  春天的奇思特村分外的有韵味。各种颜色的花开了,红的绿的黄的白的,一棵棵一簇簇一片片的,布满了奇思特村野。这个泰姆河岸边的古老村庄只有一条由鹅卵石混着沙土铺成的主路,路边长着各种生机勃勃的花草树木。这条主路和这个村庄的历史一样悠久。村里散落着一座座用芦苇、麦秸或茅草覆盖房顶的农舍,墙壁上用彩石和红砖砌出精美的图案,它们大都建造于17世纪。还有一条从泰姆河分流出来的小河,翻卷着细细的浪花穿村而过。河上的那座石桥,是14世纪的产物。司马征去过欧洲很多乡村小镇考察游览,发现类似于奇思特的村子很多。他和众多的游客一样,每当漫步在这些古老的村落中,欣赏着绮丽迷人的风光、呼吸着历史沧桑和浓郁清新的气息时,就一直在想:这些村子曾经历过英国轰轰烈烈的工业革命和羊吃人运动,它们是以何种方式度过了几百年的风雨岁月?

  正在这时手机响了,一看又是爹司马晃打来的。爹这一段时间动不动就打电话来,每次电话里几乎就是一句话:赶紧回来湨梁村,划院地盖房。司马征在伦敦大学硕博连读,毕业后恋爱结婚生子,又在伦敦开了个“湨医堂”中药铺,已经有11年没有回去过了。他想,爹妈大概是年纪大了,太想他了吧?

  这一次爹是真急了,在电话里大声呵斥道:你再不回来弄块地盖房,等我和恁(河南方言,当地人对你的称谓)妈死了,连埋的地方都没有了。

  司马征关上电话想,爹说的也太邪乎了吧?据县志记载,湨梁村有着两千多年的历史,比奇思特村古老得多。司马征的印象里,湨梁村地处中原大地,一马平川。千把口人,四五千亩耕地。村里树木很多,有的大树几个人抱不住。村里也有一条主街,两边也盖着一些草屋瓦舍。湨梁村的春天也是景色宜人,非常好看。村中人家之间有着茂密的杂树草地相隔。红的桃花粉的杏花雪白的梨花等,开放在各家院落和树园中间。牛猪鸡鸭散养着,在草地林子里恣意游荡。还有几家住得离村子较远,鸡犬之声相闻,相互却看不见房舍。小时候,爹带他去地里干活,出了家门,半天才能走出乱蓬蓬密麻麻的林中小道,才能看到村外一望无际的田野。一望无际的田野上有一条河,河水碧清见底,潺潺流淌。河上有一座青砖白灰建成的圆拱式桥,那桥建于何年何代,村里已没有人能说清楚。记得那桥拱券的青砖缝里塞了很多铁片,铁片锈迹斑斑,被风雨岁月剥蚀得用手一抠就掉下一块。河的两边引{出几条清沟,清沟里河水清澈,如血管般蜿蜒在菜地和麦田。地面太宽阔,一畦庄稼两三步宽,几百步长,浇地时人们在清沟边挑开一个口子放水流进去,然后该干什么就去干什么,过了半天回来一看,一畦庄稼才浇灌了大半畦。割麦子时,由于麦畦太长,爹和娘两个人分开从两头往中间对着割。等快要接上头时抬头一看,才发现两个人并不在一个畦里,错开了好几畦。田野间散落着许多坟墓,三五个一群,十多个一群,那大概是一个家族的。离村子两里多的上岗地,那一片的坟地最大,大大小小的坟头有数百个。一些墓前的石碑由于历史久远、岁月的风雨剥蚀,上面的字迹已看不清楚,也不见他们后人上坟的痕迹。村里几家大户人家的坟,被茂密的柏树遮盖着,杂草丛生,狐兔野物生存其间,显得阴森可怕,平时很少有人敢进去。爹常说,当年老日本来村里抢粮,全村几百号人躲在树林和野坟里,老日本硬是没有找到。有几个胆大的日本兵钻进去,迷在里面摸不出来,被村里人用三齿木耙杵死了埋在乱坟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当代》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当代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