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八师沟(散文)


□ 章国燕

章国燕

  春天里,我们6个当年的女兵娃子相约重走从军路,最大的念想就是再看看师部所在的夹皮沟,于是千里迢迢从北京奔回了大巴山。

  大巴山的崇山峻岭中有一个四川省万源县(今万源市),距离县城不远有一个叫青沟的小山沟。沟底流水潺潺,坡上草木青青,原本没有人烟挺寂寞。近40年前,沟里进驻了铁道兵第八师的师部,山坡上搭起一排排简易营房,整日里广播喇叭号音不断,人来车往热闹起来。小山沟被官兵们戏称为夹皮沟,原本叫什么沟名竞没有人记得了。几年后,部队转移,夹皮沟重归寂静。但是,寂静却不复从前,许多年轻的生命沉睡在这寂静里。

  万源武装部的同志们热情张罗着寻访“老兵阿姨们”的青春足迹。武装部干部李海滨晚上回家跟母亲说起白天的见闻,勾得老人很兴奋:“铁八师苦啊,连队日夜施工赶进度,镇上裁缝社一天到黑补军装,棉布军装破了缝,缝了又破。最多时自己一天就补过五六十件,后来,只要看一眼衣服就知道是哪个战士的……”小李说母亲中风后有些口齿不利,一说话嘴就关不住风,但当年那些支前的事儿是老人一生的自豪。

  那时候,关系着国防建设和国计民生的铁路大动脉襄渝线开工伊始,铁道兵好几个师从横断山脉向大巴山脉集结。打前站的部队已经响起了开山的炮声,而后续队伍还在千里转场的路上。巴山蜀水一下子涌进了十余万大军,吃住行全是大难题。生活环境很简陋,病号就多,施工,条件太艰难,伤员也多。老铁的“非战斗”减员率在当年敢说居全军之冠。“为有牺牲多壮志,敢教日月换新天”,镌刻在大巴山隧道洞口两侧,几十年风雨过去,上下联至今依稀可辨,那可真不是口号,是滚烫的精神。

  那时候,师医院跟着转场的大部队刚刚落下脚,安营扎寨立足未稳,就收了一个重病号:亚急性肝坏死。

  他是排长。崎岖险峻的行军路上,他总是冲在前面。那是一条什么样的路?蜿蜒小路的最窄处只有一脚宽!人在路上,左边是峭壁右边是悬崖。常人空手爬还要大喘气,他自己发着高烧,却还帮战友扛枪扛背包。

  大部队刚进山,要先修出简易公路,然后才能是天堑变通途的铁路。千军万马的施工器材和生活物资全靠肩扛背驮。看看那一身身汗碱花斑的军装,一个个黝黑发亮的脊背,一根根紧勒着肩膀的背包带……你只有亲眼见,才知道这世界上真有“力拔山兮气盖世”的人物!

  排长咬牙坚持,直到瞒不住了,被团卫生队连夜送往师医院。

  那时候,我们几个刚当上卫生员的新兵娃子第一眼看见他就吓了一大跳。雪白的病床上躺着一个金黄色的人,哪里还见得着白眼球?全身上下就像是用碘酒涂满了,黄得发亮。军医说这是极重度的黄染,血液中的黄疸指数已经高于正常人几十倍,病情凶险。

  太晚了!排长没有被抢救过来。从发病到去世还不足十天时间,他是累死的。

  师医院在山顶上设了临时墓地,他是我们送去下葬的第一人。自此,从师医院在山下开张,到跟随大部队“拔寨”北上,前后四五年间.原本长满杂草的山顶陆陆续续被一些土坟堆满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