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青蛙


□ 衣 水

也许是傍晚,也许是夜幕降临的时候,天空被云层压得很低,显得很愁苦的样子,空气也很凝重。我有点喘不出气的憋闷,水塘的四围黑魃魃的,但偶尔也闪出几丝的光亮。我悄悄地钻出水面,蹲在一顶很大的荷叶上。我预感到很快就会有一场暴雨来临。我想,蛙族的英雄们也该出来演奏一场大合唱了。果然不出我的所料,一场极具夏季特色的暴雨袭击荷塘,我还没有来得及反应过来,便被打翻的荷叶掀入水里。我几个纵身便潜到水底的安全地带,因为我是经受不住暴风雨的打击的。
好一阵子,终于雨过,但天仍然是黑魃魃的,我再次浮出水面,蹲在一只大荷叶上纳凉。那些青皮肤的蛙们也都出来了,陆续找到自己的位置。显然他们都在我的周边,我是他们的偶像或者说是权威,我的话他们只有附和。我唱的歌他们只能赞扬。他们不敢和我唱对台戏,即使他们是正确的,是绝对的真理。他们也不会明白的,因为我会故作高深地搪塞他们,况且我的理论很有影响。好了不说这些了,还是说说接下来的一场大合唱吧!
每次下过暴雨,我们蛙族都要搞一次大合唱,这是老祖宗留下来的训诫。当然,更重要的是我们蛙族自身生存的需要。要不是这样,老祖宗留下的其他训诫怎么都不存在了。这就像人类自古及今都喜欢诗歌一样,首先是人类老祖宗留下诗歌,留下抽洋烟和开妓馆。现在,洋烟和妓馆都不存在了,只剩下诗歌光明正大地繁荣起来,就是这个理儿。我是这么想的,也是这样对我的崇拜者说的。他们理所当然地都要相信,他们从来不动动自己的脑子想想,他们只靠我写诗唱诗,靠我指挥靠我领唱,他们附和着。然后,“咕—呱—咕—呱—”就热火朝天地唱起来了。
每一次大合唱,都要精心的准备和安排。首先大大小小的青皮蛙们,我得说明白,什么我都看透了,什么我都不在乎,即使是同类我也不会尊称他们。我就叫他们鼓眼的青皮蛙,他们聚拢在我的周围,苦口婆心地劝我写诗唱诗。
写什么呢?就连我也不知道,我记得上次写的什么呢?对了!“跳水,搏水,潜水,划水。”这四句八个字是我们蛙族最基本的运动方式,也是我顺嘴胡扯的。于是大家都在默记,当牢牢地记住之后我就开始谱曲。其实也很简单,就是“咕—呱—哇”三个音节来回变化。但由于群体的庞大,阵势的庄严,效果是非常好的。经过几天的紧急排练,那次大合唱终于圆满成功了。
活着,其实很没有意思。于是我就找点活干干,或者说,不让自己停下来,这就算是好好的活着了。如果要整日不做什么事,是不是没有了新鲜和区别呢?所以每次暴雨来临之前,我都去探探虚实,然后再潜入水中招呼大家,我感觉这很有意思。如果我不做这些,那我什么事也就没有了。唱诗又不需要太多的精力,只需要把那四句八个字,调一下顺序就行了。谱曲也很容易,只需要把“咕—呱—哇”改成“呱—咕—哇”就行了。那些青皮蛙们是不会在意的,因为我是个艺术家,是个权威,在他们心中早已根深蒂固了。我想他们一辈子都不会怀疑,包括他们的子子孙孙,所以我从来都不担心我的权威位置,我的艺术家头衔,我的子孙也不会。我只要把这个艺术家的名号世袭给他们就行了,只要他们能够服众,他们就能做万世的皇帝,当然我的祖先也是皇帝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