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莲花落


□ 陈 希

  1
  
  每年夏天,莲莲的故乡都会有美丽的莲花开放,那些荷塘分布在碧绿的稻田中间,用来蓄水,以备灌溉,也种莲藕增加一份收入。
  当荷梗一天天长高,渐渐撑开伞状的叶子之后,大人们就很少去荷塘了,荷塘成了孩子的天下。从岸边有通向荷塘的木板,用木桩结结实实地顶着,莲莲记得,那时每天午饭过后,她都会和惊蛰一起去荷塘玩。
  阳光透过荷叶,把空气染成淡淡的绿色,荷叶像绿色的帐篷,把炎热挡在外面,莲莲常常坐在木板上,看惊蛰和男孩子们在荷塘里摘莲蓬。惊蛰常常把莲蓬齐蒂摘下,插在一根长长的带莲蓬的莲梗上,插满一支就递给莲莲。然后和莲莲一起把莲蓬剥出来,去掉嫩绿的莲衣,吃里面香甜的莲子。
  脚泡在凉爽的水里,常常有冒失的小鱼撞在上面,荷叶在头顶织成一片绿色的天空,偶尔会有白云像调皮的羊羔一样,从荷叶的缝隙里钻进来。每次还没等莲子吃完,惊蛰就会迫不及待地跳进水里,掐一枝长长的莲梗作武器,摘几片荷叶做战甲,和男孩子们打水仗。水花飞溅,总是惊得女孩子们四处逃散,莲莲从不逃开,任凭清凉的池水冲走一路跑来所流下的汗水。这样的游戏常常可以从午后一直玩到黄昏,惊蛰总是战斗最后的胜利者。
  在惊蛰他们撒欢的时候,莲莲总是把剩下的莲子都剥出来捧在手里,趁惊蛰玩累的时候塞进他嘴里。莲子吃完了,莲莲就趴在木板上,把巴在木板上懒懒的大螺蛳抠下来,包在荷叶里让惊蛰带回家。莲莲永远不会忘记惊蛰奶奶炒的美味的螺蛳肉,她也常常想起惊蛰抱着沉甸甸的螺蛳和她走在回家的路上,曾认真地对她说:“我将来要去参军,当将军,指挥千军万马打仗!”
  夕阳把他黝黑的脸染得金黄,看上去神采奕奕,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年少时候拥有的许许多多幼稚而远大的梦想。随着时光的飞逝和年龄的增长慢慢被他们遗忘或放弃,那个时候的莲蓬和惊蛰都没有想过,这些梦想终会化作泡影。
  
  2
  
  村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老人的称呼要在姓后面加一个“家”字,比如说“叶家爷爷”“陈家爷爷”,而莲莲的爷爷在村中很有威望,又排行老三,所以村里人无论年龄大小都管他叫三爷。
  村里的爷爷大都很和蔼,而惊蛰的爷爷又是其中顶疼小孩的。叶家爷爷年轻的时候在厂里做事被机器吃掉了一条胳膊,后来回了家,用另一条胳膊垦出了一家人的生活。近来年纪大了,干不动农活,于是改为每天早上拖着两大篮子菜去集市上卖,以此贴补家用。
  叶家爷爷在自行车前面的横杠上用木条钉了个很结实的双人座,包上了布条,还在座椅上铺了棉垫,不用说,那是惊蛰和莲莲的专座。每天早上。叶家爷爷都会用车把他们驮到集市上去,带他们过早,给他们买好吃的,然后让他们去一边玩,自己在喧闹的集市里卖菜,菜卖完了再把两个小家伙驮回家。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少年文艺(江苏)》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