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影视戏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宫哲:和电影一次美丽邂逅


□ 徐林正

一切就源于她骨子里的“不会表演”——清澈、自然、真实。

最近一段时间,小成本影片《我们俩》出尽了大风头。导演马俪文先后获得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导演奖,伊朗曙光旬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水晶凤凰奖;女主角金雅琴则成为东京电影节、金鸡奖双料影后。该片还先后参展了柏林国际电影节、威尼斯国际电影节、意大利远东国际电影节并获远东国际电影节最受观众欢迎的电影奖。而另一个女主角宫哲则刚荣获第十三届北京大学生电影节最佳新人奖,让这部影片有了一种功德圆满的感觉。
近日,在中央美术学院的一间地下大教室里,宫哲接受了记者的采访。马俪文为何如此偏爱、偏执甚至带点冒险地选择一个不会表演的她?一切就源于她骨子里的“不会表演”——清澈,自然、真实。

依然如故

宫哲是中央美术学院设计学院数码设计多媒体工作室平面摄影专业三年级学生。面对记者,要么大眼睛一声不响地瞪着你,要么呵呵地傻笑,她根本没有意识到自己的“触电”让无数追梦者羡慕不已。
宫哲是在威尼斯电影节回来的第二天来到北京入学生电影节颁奖现场的,没想到拿了个最佳新人奖。宫哲最大的感受除了高兴外,就是这个奖杯人沉了。“我觉得这个奖杯特别沉,听说比前几届的沉多了,我一手举着奖杯,一手拿着奖状,胳膊都举酸了。”
宫哲:和电影一次美丽邂逅图片1
拿着奖杯回到学校,并没有引起太多的注意。因为正值“五一”,所在系、班、宿合同学要么下乡采风,要么外出旅游去了。
之前也曾有同学对宫哲说:“我在电视里看见过你。”宫哲傻傻一笑:“我还在电视里看见你呢。”迄今,校、院、系领导都不知道宫哲获奖的消息。
宫哲出生于黑龙江佳木斯一个普通家庭,父亲是工程师,母亲是医生。她自小爱好画画,小学六年级的时候开始专门学美术,曾想着做舞美设计——这算是离表演最近的梦想了。
宫哲的高中生活是在北京中央美院附中度过的。那时,最大的娱乐就是经常去大华电影院看电影。如果喜欢哪部电影,就在夜深人静的时候去偷撕海报。宫哲至今还收藏着一张影片《一声叹息》的黑白海报,那是宫哲央求一位高个子女生给撕的。
接下来,宫哲顺理成章地考入了中央美术学院,主演《我们俩》时就读大一。
所主演的《我们俩》获得巨大成功乃至获奖,宫哲的生活方式却依然如故,没有太多的改变。她依然住在集体宿舍里,依然痴迷于所学的摄影专业,依然去食堂吃麻辣烫。
记者问:“你会不会借此契机进入影视圈呢?”宫哲说:“我对自己还真不太了解,不太知道应该怎么样。但我不会因为电影而放弃所学的摄影,一切都顺其自然吧。”
中央美术学院新校址位于北京东郊花家地,宫哲所在宿舍离食堂只隔了一条水泥路。随着时间的推移,知道宫哲“触电”的人也渐渐多了。据说最近去食堂吃饭的人突然多了起来,他们相互打趣说:“等星探呢。”
2004年6月8日上午,宫哲和同学讨论完一个平面设计的作业已经11点半了,其他同学一起到外面餐馆吃饭。宫哲感到有点倦意,没有跟着去,就和宿舍同学去食堂吃了麻辣烫。
官哲12点左右走出食堂,因刚吃了麻辣烫,满头大汁,满面红光。她穿着白T恤,蓝绿色的百褶裙。初夏的太阳很好。这时她被《我们俩》副导演叫住,说:“我们打算拍一部电影,你能演吗?”宫哲有点惊愕,马俪文就走了过来。当时官哲闪过一个念头“这个人好熟悉好漂亮,来找谁呀?”她很快想起来就是那部《世界上最疼我的那个人去了》的导演,春节时看过其电视专访,一直想看这部电影,4月份还拉着宿舍的同学一起去找影碟而未果。此时一个念头从宫哲的脑海里闪过:“终于可以看到那部电影了。”

如坠雾中

第二天,宫哲就去了位于宽街剧组所在地的宾馆试戏。宫哲想,既然是拍电影,就应该“表演”,就认真地“表演”了剧中的一段,马俪文失望地说:“天哪,你把我的剧本演成这样?”
几次下来,宫哲都找不到感觉。而在另一个大房间里,有一人群专业非专业演员期待着演这个角色。马俪文有点失望有点无奈地说:“明天我们要看景去了。这样吧,再给你一次机会,你回去好好想想,过几天再来。”
宫哲懵懵懂懂地往外走,临了,送她出来的副导演对她说:“这个世上是有扶不起的阿斗,也有扶不起的帝王。何去何从,你看着办吧。”
副导演说这句话时语气慢悠悠的,却深深地触动了宫哲。她一直没做演员梦,这次更多的是好玩和好奇。在回美院的路上,她对自己说:“如果我连这么一件事都做不了,以后还能做成什么事呢?”回到美院后,宫哲对自己说:“豁出去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