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的悲伤落泪成河(组诗)


□ 王 琪

  风往北吹

  风在吹,风往北吹

  吹来了漫天的雪花

  吹开了含苞待放的腊梅

  吹干了北方的河流

  吹走了一个人的前世与今生

  整个城市的夜晚,也让北风吹暗

  二百里外,华阴大地霜白一片

  那座被寒冷四周包裹的村庄

  现在,一定在北风中颤栗

  如此寒冷的日子里

  日夜不息的罗敷河还流淌吗

  我长眠那里的父亲还好吗

  围着火炉煮酒论诗的弟兄们

  是否奔走在他乡的路上?

  我所在的城市

  仍将不是我最终的归宿

  我的归宿在乡下

  在我日思夜想的小村敷南

  那些尘积一冬的零乱往事

  正吹至故乡的方向

  我在北风中谙想

  一个人的一生,与一个世纪相比

  何曾相似:漫长又短暂

  风灌进我的衣领

  风吹灭了沿街的路灯

  今夜,空无一人的大街上

  风在吹,风往北吹

  我挺起苍凉的胸膛

  直面北方,迎风前行

  一个人的突然离去

  这个严冬,北风像一把利刃

  割开了暗藏胸间的巨大伤口

  一个爱我的人,爱了三十三年

  仍将继续爱我的那个人

  停止了呼吸,突然离我而去

  这个不幸的消息

  传给亲人,传给故乡

  无不黯然泪涕

  那日夜不息的罗敷河边

  他的背影从此永久消失

  他离去的表情,多少有些残忍

  停留在我记忆中央

  并一直徘徊于痛与爱的边缘

  五十七个春秋,不经意间

  就轻轻划上了句号

  它,绝不能说圆满

  一个人的突然离去

  把他的世界带走了

  把我的整个世界也很快带走

  村庄

  白茫茫的村庄

  矗立在田野四周

  给我是一段不舍的回忆

  从来没有人提及它

  就像在偌大的中国版图上

  它不及沙粒大,小而又小

  可这是生养我的村庄

  十六年前,我离开她的怀抱

  怀念过她,也诅咒过她

  是萦绕梦中的罗敷河把我呼唤

  还有村庄上空,那小小的炊烟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陕北》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陕北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