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彩色的西海固


□ 黄文山

  黄文山一九四九年生,福建南平人,现任《福建文学》主编。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福建省作家协会主席团委员、福建省当代文学研究会副会长。一九九三年开始文学创作,作品以散文随笔为主。曾获首届冰心散文奖和郭沫若散文随笔奖。
  
  西海固,都说你是苦甲天下之地。但你不缺厚土,拿一把铁锹轻轻松松便能挖下十几米的土层;你不缺历史,丝绸之路从你身上穿过,弯弯腰就会拾到几枚古文明遗落的碎片,更遑论蒙古和西夏铁骑的厮杀声至今依然在空旷的原野上回响;你不缺勤劳,那高高的山峁上一道道黄绿相间的庄稼,和焦黄的土地上一间间明亮的瓦房便是例证。你唯一缺少的只是水,宽阔的河床上没有水,深阒的老井里没有水,屋里的瓦缸中没有水。
  没有水的西海固在苦苦地企盼着水,于是峁梁上的村庄取了“喊叫水”的名字,于是饱受苦旱的同心县城搬迁到了河湾里。然而即便让一条大河穿过城区,依旧和水无缘。这条河枉叫“清水河”,宽阔的河床里却不见一线涓涓细流,干裂的河底朝向高远的天空,死去一般沉寂。
  都说西海固的夏天看一眼便让人心焦,而我们偏偏在七月盛夏,在热辣辣的烈日下来到这里。天上没有一朵云彩,阳光无遮无拦,晒在身上有一种烧灼感。天空蓝得有些发灰,这可能是眼睛的错觉。因为极目所至,就是浑沌一片的土黄,这是生命的本色,却让人感到生命原生的苦难。几乎每一座房屋的屋顶上都覆盖着厚厚的一层黄土,连规模宏伟的清真大寺也不例外。太长时间没下雨了,长到人们要费劲地去回忆曾经有雨的日子竟是那样的遥远。
  清真大寺便矗立在河湾上,寺门朝北,门前有一座仿木结构的砖砌照壁,照壁中央,是一块精美的砖雕,一轮明月隐隐约约,藏于松枝柏叶之间。与照壁相对的寺门上方则刻着一句“忍心忍耐”的匾额。一块匾额用了两个“忍”字,颇让人回味。正在这时,从高敞的礼拜殿里走出几十位老者,他们神色安详、步态从容,似乎刚刚做过礼拜。尽管各人服饰不同,但都戴着白帽子,好几位还蓄着山羊胡子。对已经燃烧了半年多的天空,没有一个人表现出焦虑的神情。一时我竟觉得,这一群飘逸的白帽子便是西海固焦灼的天空中一朵朵安详的云彩。
  同心清真大寺在西北回民心目中有着特殊的位置。不仅仅是因为寺院规模宏大,造型精美,还因为寺院的东南边有座回民公墓,那里埋葬着明末清初时回族著名经师胡登洲。正是他创立了中国伊斯兰经堂教育,让回民每星期进一次清真寺听阿訇咏诵《古兰经》,这个习惯沿袭到今天。清同治年间,回民爆发了以马化龙为首的金积堡起义,各地回民义军也都汇集到金积堡。陕西回民还特地将胡登洲的尸骨作为圣物带到宁夏助战。清廷调左宗棠率大军镇压了这场起义。失败后逃散的回民来到同心,便将尸骨埋在清真大寺旁。这座清真大寺也因此成为回民礼拜的中心地。每当伊斯兰教的古尔邦节和开斋节,黄土漠漠的同心便成了一片白浪起伏的海洋。
  我们还去城郊看了移民新村。这是宁夏实施扶贫工程的重要项目,将严重缺水的山村居民集体迁下山峁。这时,三个回民孩子走入我的照相机镜头,他们的背后是一小块绿油油的玉米地。在一派天地浑黄中,这片刚刚抽穗的玉米显得格外鲜绿。稍远,是回民们新盖的一幢幢明亮的大瓦房。夏天的太阳,把三位孩子的脸烤得红扑扑的。他们还处在不知道生活艰辛的日子,但那一种掩藏不住的稚气的笑,将长久地和这片带着对新生活憧憬的鲜绿叠印在一起,如火的阳光仿佛也因此减弱了许多。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