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迈向人民的人类学》论文集自序


□ 费孝通

  这本论文集收了我这两年里用英文发表的文章。这两年是我一生中一个新的阶段的开端,这本集子可以说是这一开端所留下的手迹。
  我立志要研究中国社会到今天已有五十年了。当我刚满二十岁的那年暑期,我决定从学医转学社会,从苏州东吴大学转到北平燕京大学。我这个转变是出于当时的一种想法:即使学成了一个医生,我能治好的只是少数几个人的病,而导致千千万万人悲惨痛苦生活的却是不合理的社会。治社会应急于治病。对我个人来说,这个转变是否明智,尚难评定。由于这一念之变,我确是学医未成,但学会了治社会没有?这叫我怎么说呢?可以说的只是我自此之后没有再改变过主意了,一直在这条路上走了半个世纪。
  我走过的这条路并不那么平坦径直。私人的遭遇且不去提它,所处的社会其变化之大恐怕确是史无前例的。一个研究社会的学者置身于社会的巨大变革之中,应当首先看成是一个千载难逢的大好机会。作为一个观察者,可以看到社会在平静状态下不可能出现的种种形形色色淋漓尽致的表现,这不是可以大大地丰富对人类社会的知识了么?而且,生活在这种社会里,不可能不是个社会变革的参预者,既是变革者又是被变革者,用泪和血的代价,才能得到有骨、有肉、有感情、有觉悟的体验。这些正是研究社会的学者最可宝贵的凭借。但同时又必须承认,在广阔和汹涌的历史浪潮中,生活上有多少事能由得自己作主?阴晴变幻,生死无常。那里能有按步就班的研究计划?可求诸于自己的只是锲而不舍的坚持精神。在这里有的不是学者的生活,而是生活的学者。
  一九三八年暑期我从伦敦登轮启程回国的前几天,正是张伯伦从慕尼黑返英的日子。我在印度码头上读到广州沦陷的报导。我不得不在西贡上陆取道越南进入祖国西南边省云南,从此踏上了崎岖坎坷的人生旅程。回乡重访江村以充实我在英国出版的《中国农民生活》的愿望,当时已成泡影。这个农村正在遭受日本侵略军的糟蹋。我要坚持社会调查,只有进入云南的内地农村。在偏僻的古庙里我们完成了一些调查报告,其中的一部分就是我在一九四三年初访美国时翻译和改编成的《乡土中国》一书的底稿。
  翌年,我回到昆明,这时西南后方政治的腐败,广大人民生活的贫困,真是触目惊心。我再也坐不住了。我越来越认为社会学的学术研究一定要结合当时当地的社会现实,成为促进社会变革的一股力量。在前一阶段,我的主要精力还能集中于实地调查的研究工作,到这时,客观和主观条件都改变了。农村调查已无法开展,而我自己的注意力已被吸引到了实际的社会和政治问题上。从这时开始直到新中国的建立,大约有五个年头,我对当时看不惯的现象,口诛笔伐,驰骋论坛。在这一阶段里,我写下的文章真不少,可以说是我一生中最多产的时期。我流传在国外的印象,正如雷德斐尔德教授为他的夫人所编译我这一阶段的论文选集《中国的绅士》一书的序言中所说,“是个对怎样解决中国无数社会问题,大写特写,无所不谈,大胆行动的人。”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