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生活细节里的孔子


□ 席星荃

生活细节里的孔子
席星荃

瓠瓜之喻

至圣先师孔子在一般人的心里大约是正襟危坐、面目严肃、处事一丝不苟的印象吧。太史公司马迁就赞叹孔子:“诗曰‘高山仰止,景行行止。’虽不能至,然心向往之。”整体地看,孔子是伟岸严肃的。然而,在那礼坏乐崩的时代,所谓“滔滔者天下皆是也,而谁以易之”,他却企图挽狂澜于既倒,要恢复日薄西山的旧礼制,到处奔走呼告,那么碰壁受挫就顺理成章了。他虽有坚韧不拔的意志和坚定的原则立场,但为了理想,为了事业,不得不隐忍克制,灵活权变,与种种的人物相周旋。打开一篇《孔子世家》我们会发现另一个与书册和传统中的形象大异其趣的孔子;种种的生活细节,让我们看到了一个充满七情六欲的血肉之躯而非不食人间烟火的神祗,于复杂悲凉的感受中生出一点点亲切来。抬头看一看窗外繁嚣热闹的现代生活,想着无处不在的浮躁人心;则似乎瞬间拉近了与孔子的距离——既是人生的,也是生活的,更是感情上的距离。
卫国夫人南子对孔子有好感,传话要孔子去见她。南子名声不好,而且去见她有“男女授受不亲”之嫌,孔子先是辞谢,后来还是去见了一面。这事惹得弟子子路很不高兴,孔子无法自我洗清,只好发誓赌咒:“予所不者,天厌之!天厌之!”
孔子见南子其实是他的一个策略。南子是卫灵公的宠妃,权倾朝野。而当时的卫国是诸侯中对孔子态度最好的,最有可能采纳孔子主张。所以孔子离开鲁国之后,将卫国定为推行自己政治主张的首站。所以,孔子冒着相当的名声风险,走进了南子的寝宫。但孔子也有原则:“孔子入门,北面稽首。夫人自帷中再拜,环佩玉声璆然。”主客双方接之以礼,待之以诚;南子满足了虚荣心,孔子保住了尊严,皆大欢喜。孔子见南子结下了私谊,对孔子推行自己的主张起到了积极作用,此后孔子一生六次入卫,多次在卫国长住,卫国虽然没有实行他的政治主张,却成为他其实上的避难所和第二故乡。
孔子要到陈国去,经过匡国时被匡人误会而拘捕五日,情况紧急,弟子皆惧。但这一回孔子毫不妥协,坚定地说:“天之未丧斯文也,匡人其如予何!”一直坚持到卫国来兵救出。而数年之后,孔子从陈国到卫国去,路过蒲国,又被叛乱中的蒲人围攻,弟子公良孺与蒲人力斗,总算保住了孔子的人身安全。蒲人提出条件要跟孔子订立盟约:如果孔子不入卫国就可以放行。孔子爽快地签了约。但他一出东门就直奔卫国。子贡很不满,觉得这跟孔子平时的教诲不符,也不合乎其人格,质问孔子:“盟可负邪?”孔子答:“要盟也,神不听。”——要挟之下订的盟约,连鬼神也不作数。孔子明白,对象不同了,态度也要变:跟无信义的人打交道,没必要认死理,做无谓的牺牲。
佛肸作中牟宰,叛晋,使人召孔子,孔子欲往。子路又有意见了,问:“我听老师您说过:‘其身亲为不善者,君子不入也。’现在佛肸本人在中牟叛乱,您却想去他那里,这如何解释?”——您老人家怎么自圆其说?孔子答:“有是言也,不曰坚乎?磨而不磷,不曰白平?涅而不淄。我岂匏瓜也哉,焉能系而不食?”——我是说过这个话。可是,你没听说吗:真正坚硬的东西磨也磨不薄,真正洁白的东西染也染不黑。我难道是一条匏瓜,天天吊在那里,不被人食用吗?是的,在当时的乱世中,只要有人愿意给孔子一个施展抱负的地方,已经非常不易了,能计较小事吗?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Tags:孔子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