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散文三篇


□ 石厉

石 厉

儿 子

幼年的时候,大人们都在拼死拼活地争斗,我光着脚板在黄河上游的岸边奔跑,河边的氤氲笼罩着我心身中所有的胡思乱想,没有方向然而却是快乐的。现在想起来,那是一段仿佛蜜蜂在花蕊的天堂中遨游一样的芬芳生活。可惜这样的时光过于短暂,母亲从巡回医疗队回到了小镇,在我的脚上捆绑了两只鞋子,将我和凉爽的泥土隔开;不久父亲也从五七干校失魂落魄地回来,回来后看我总是不顺眼,有一次盯着我发了半天呆之后,就往我的手里塞了一支崭新的铅笔,然后手把着手教我写字和读书。他们根本不管我愿意不愿意,就剥夺了我像一个动物一样为所欲为的生活,开始了他们心目中人的生活,似乎这样的生活才是天经地义的,是有希望的。我呼天抢地,天也不管,地也不管,人间的部门更不会搭理我的抱怨。事实上他们有着不可告人的目的,那就是他们失望之余,在我的身上发现了希望,他们就这样将我从阳光和蓝天下抓走,扔进了一个阴暗无底的通道。这个通道通向哪里,他们不知道,今天的我也不知道。在这个通道中,他们跌跌撞撞地穿行过好多次,最后终于走不出去了,就本能地将我也抓了进来,所有的孩子都是这样被自己的父母从自由的田野和欢乐的树阴下抓捕而来。儿子这个做爱之后的副产品,自从降生之后决不能让他轻松愉快地虚度光阴,一定要让他远离快乐,生怕他无意中寻找到他们曾经寻欢作乐的秘密。从此,做为儿子的我就开始在文字和文明筑就的地下矿洞,默默地沿着矿脉无休无止地挖掘,一直挖掘到有一位同样在盲目挖掘的女人做了我的妻子,我们在沉重的压力下寻找飘起来的感觉,于是也有了孩子,这个孩子也难逃我曾经的命运。如果这个儿子有一天奔向自由,为所欲为,他就会变成狼一样的动物,站在人生之河的彼岸,仇视自己的父亲,仇视所有的亲人。

办公室

办公室里有一张每天都要面对的桌子,桌子上有一部电话。电话有一根与世界保持联系的通道,多少年来,几乎每一间办公室都是通过这样的关系与世界保持着既公开又秘密的联系。有一天这种单调的联系又被人们所打破,他们给办公桌新添了一台更加复杂的电脑,电脑将五花八门的图像和信息都带了进来,她模拟了一个真实的世界,使人们足不出户,就以为走进了世界,走进了别人。有一天电路出了问题,整个世界顷刻之间都崩塌了下来,所有的都一无所有,办公室就像一张白纸,无公可办。这时候我和许许多多办公室的人都同时感到了电脑中的世界确实是虚无的,就这一点来说,电脑也模拟了真实的世界。真实的世界现在看来是真实的,但在最终的意义上,又被佛陀所一语道破。

办公室似乎被电脑彻底拖下了水。有一天我来到一间标准意义上的办公室,一下子就嗅到了办公室中散发出阴暗舱底的气味,我试着想让办公室调头转向,已是万万不可能。在远离土地的楼层上,办公室已如风雨飘摇中的小舟,莫名其妙地东游西荡,就像进入了一个由世界精心设置的迷宫。这个迷宫的巧妙之处是,所有的办公室虽然外形各异,可是骨架和本质都一样,如果不牢记这一点,这个迷宫就会让你在彻底告别办公室之前也无法走出办公室的误区。当你从一间办公室走入另一间办公室,试图汇报你绞尽脑汁设计出的新问题和新答案时,你肯定会被碰得鼻青脸肿。最深刻的迷宫设计思想就是这样,几乎不需要什么新鲜和区别,相同的节奏和本质将考验所有的意志坚定者和不坚定者。就像一个急于想发现出口的迷宫穿行着,很难走出迷宫一样。如果想象办公室的所有细节,每一间办公室都大同小异。部长的办公室无非奢华了一点,局长的办公室无非排场了一点,科员的办公室无非拥挤了一点,然而风云的烟幕都会将他们遮掩得相差无几,岁月都会将主人刻上一模一样的年轮。

人生的秋日终于降临的时候,每一个办公室的主人,都难以惬意地找回自己的春天,只能犹豫不决地走向属于自己的秋天。这些都似乎还不能让我们警觉,人们不知道人生中透彻骨髓的寒凉需要人与人之间的暖流最能够抵御。如果你试图要和办公室另一头的同事称兄道弟,你可要小心谨慎,因为他以为自己就是虚拟世界的王,自己就是世界之王,他省去了过程,只要毫不费力的结果,他深藏着不可一世的雄心使他毫不犹豫地等你靠近时,将你推下小舟的边缘,直至看着你被大海淹没。如果你大难不死,他会心有不甘,用流言蜚语继续攻击你,如果你被淹死,他会在心满意足之时,向所有的人宣称,你是他永远的兄弟。

飞 翔

他总是认为在天上飞行的除了鸟类,如果还有其他的,那就是神或者魔鬼了。天上飞的飞机,最终无法在天空永恒地飞翔,有的时候掉了下来,有的时候莫名其妙地失踪,当然大部分时间都是正常地飞行,但是只要死神偶然垂顾,生还的希望几乎被虚无彻底淹没。

他常常对命运没有底,越没有底,他就越怕上天,上天对于人来说,纯粹是一件没有底的事,在海洋里人还可以挣扎一会儿,在天空里,人就像从树上掉下来的烂苹果,掉下来是一堆肉泥。但是人和苹果不一样的在于人是有灵魂的,人死了,人们总是幻想着有点什么留下来,这使人将死亡看得有点悲壮,而不是彻底的绝望了。在这种意义上,为着某一个信念,有时候需要去死,他并不会多么恐惧,比如说为了他心目中的真理,为了自己最亲近的人。可是如果在无意义的事情上,需要去冒一定的风险,与其说是恐惧,毋宁说是蔑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散文三篇”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