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米青——打金枝之二


□ 阿袁

  阿 袁

  米青决定嫁给汤亥生了。

  米青下这个决心的时候,汤亥生并不知道,那时他们的关系还只是一般同事。说一般同事或许有点不确切,因为几年前资料室的姚老太太曾经帮他们牵过线,这不算什么的,姚老太太帮米青牵过许多线,师大的单身汉,不论长相妍媸,也不论学历出身,只要年龄上限不过45岁,下限不过25岁,姚老太太都在米青面前絮叨过——这倒不是姚老太太不讲究,而是她实在不知道米青对男人的脾胃,好荤好素,好咸好淡,她一概没谱,只好有的没的乱介绍一通,万一运气好,撞上一个呢。

  姚老太太介绍汤亥生的时候,米青刚分到师大不久,住在学校青年教工宿舍里。一间不到15平方米的宿合,米青和另一个外语系女老师马骊两个人合住——说两个人,其实是三个人,因为马骊有未婚夫,那个未婚夫不把自己当外人,吃喝拉撒基本都在这边解决,连内裤都晾在米青的头顶上,剃须刀、烟盒什么的也经常放到米青的书桌上,有一次,米青还在桌上看到过一盒Durex避孕套。这也罢了,米青睁只眼闭只眼就是,最要命的是,这位未婚夫每天天一亮要给马骊送早点。马骊在英国呆过一年,早点口味因此中西合璧,喜欢吃“福膳房”的小笼蟹黄包子,“香巢”的焦糖拿铁,都要热乎乎烫嘴的。“福膳房”在校西门,“香巢”在校北门,两者相距足有一公里,未婚夫于是每天早晨左手蟹黄包右手咖啡,以百米冲刺的速度,往她们宿舍飞奔。这让米青烦不胜烦,米青是只夜猫子,属于晏睡晏起的,现在却弄得日日要鸡鸣即起,起来看这两个活宝表演“一骑红尘妃子笑,无人知是荔枝来”。更不堪的是,他们吃了小笼包子之后的行为,饱暖思淫欲,也不管米青在不在,睁没睁眼,两个人就会旁若无人学鸳鸯戏水了。

  米青一开始还不肯给人腾地方,凭什么呀?这是我的地盘,凭什么让给他们?这不是姑息养奸?不是助纣为虐?不可以!于是,人家那边厢鸳鸯戏水,她这边厢拿本书眼观鼻鼻观心苦练思无邪,练了几次,发现实在练不下去,才把桌子一拍恼羞成怒地撤到系资料室。这一撤,就成定局了,米青以后每天八点就要撤出宿舍到资料室去消磨了。

  资料室里上午一般没有人,只有姚老太太。姚老太太九点左右要溜出去买菜,以前没有米青,姚老太太就唱“空城计”,把织了一半的毛衣撂在桌上,再泡上一杯热茶,做出人在茶没凉的样子,然后偷偷上菜市场转一圈。反正资料室也没什么贵重物品,几本旧书,几张旧桌子旧椅子罢了,没人惦记——就算有人惦记了,又有什么要紧?

  但要紧的事,资料室也发生过一两起。一起是她自己种的一盆绫衣被偷了,那盆绫衣她辛辛苦苦侍候了好几个月,好不容易侍候出了一点霓裳羽衣的样子,还没看够,就没了,问看门的李老头,李老头翻翻白眼,没好气地说,我是你家看门的?姚老太太被气个半死,一个月不理那死老头子,另一起是两套书,一套上海古籍出版社的《汤显祖全集》,一套商务印书馆的《莎士比亚作品集》。这一次渎职的后果有些严重.系主任陈季子为此脸色十分严峻地召开了一次系务会,在会上不但点名批评了她,而且还宣布扣罚她一个月的奖金。姚老太太这一次几乎悲愤交加了。她怀疑那两套书压根儿就是陈季子偷的,全系不就他一个人研究《牡丹亭》吗?之所以再偷套莎士比亚,不过掩人耳目,或者想嫁祸世界文学教研室的老金,老金研究莎士比亚,没事时喜欢到资料室转转,而且,老金和陈季子关系不好。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