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理论文章


□ 周承强

   穆干事与机要处方参谋一起吃夜宵,彼此都很投缘,气氛自然蜜水一样乐融,觥筹交错间获知—条惊天消息:自己所在的宣传处要与保卫处合并了,这次精简整编,省军区政治部也就动了这两个处。嘿嘿,真是怕什么便会来什么儿!
  夜市上人声鼎沸,好一派热闹光景。穆干事的头脑一下子懵了,街边小贩的叫卖声接连不断地灌进耳朵,似乎要挑战忍耐的极限。一个卖花女孩神秘兮兮地走来游去,不时伸过来一束鲜花,大哥前大哥后地招徕生意。方参谋就着酒气拍了一下穆干事:“咋了,吓成这样子,这不成了孬种吗!”“你才孬种呢,我是考虑别的事儿,来,干完这一杯。”说完话,穆干事一仰脖就把玻璃杯干了个底朝天,受他情绪感染,平时不爱喝酒的方参谋也利索地喝干了杯中残酒。
  夜宵像汤圆灌了北风,眨眼便索然无味,很快草草收场。本来说是穆干事埋单的,结果让方参谋抢了先。实在讲,穆干事这会儿哪还有心思管这玩意儿哩,方参谋当然心知肚明。卡拉ok声若即若离,烦人地绕来绕去,两人在路灯下摆了摆手,拖着影子顾自各奔东西。
  整整一个晚上,穆干事都睡不安稳,辗转反复想的全是精简事儿。应合了一句俗话:星星伴着月亮转,孤愁的人儿没人劝。其实自从新华社摘发裁军20万的新闻,他的心儿就没踏实过。没想到转眼就泰山压顶了。是啊,裁到宣传处,自己这棵没根底的草儿自然不能幸免。照平时场面上说的,处里其他四个干事人人都有来头,数来数去,还就自己是衣下摆溜边儿——离领子(导)太远!本来他是不怕转业或下放的,自打去年从集团军机关调到这个省军区机关工作,进了省会城市他就心静如水了。他想作为一个农民的儿子早该知足了,怎么说也比那些背着麻袋四处打工的退伍战友强呀。问题的症结在于老婆刚刚随军,户口还在外省小县没迁来哩。省会驻军单位哪个不是人满为患呢,要是一刀劈中自己,就只能下到僻远单位了。作为—个快调正营的干事,扪心想想下去后发展空间确实小得可怜,那份安家省城的梦想也就只好付诸东流了。
  这么想来想去,脑瓜儿越发昏昏沉沉,正愁闷难解时,起床号嘟嘟响了起来。穆干事勉强撑着爬了起来,围着操场转了几大圈,早餐也懒得吃,就没精打彩地拐进了办公楼。一路上碰上的同事目光都像古怪的猫眼。整个上午接了三个老乡的电话,都是天南海北扯蛋的老乡,说东扯西好像全是来送安慰药的。他强打精神跟妻子拨了个电话,听她一股兴奋壮志满怀急着进城的热情劲儿,到嘴的话在喉咙管里扑腾了两下,最终没有蹦出来。
  他咽了—口茶水,心想就冲妻子这股信任劲,也得使出浑身解数搏一搏。可是闷愁了一天也没理出个头绪来,晚上便约上方参谋和李助理,跑到中山风味美食街侃大山,指望聊出个锦囊妙计来。这两位铁哥们,平时没少得过他们的高见。可是今天酒过三巡也没扯出个名堂来,真是够呛!穆干事急得直灌闷酒,平时一向爱吃的油淋牦牛干巴,今晚怎么嚼咬也感到腻味。
  氛围像一堆丝网紧压头顶,越挣越多,越扯越乱。这时在财务处工作的李助理开了金口:“不是咱哥们没高招,是你小子太清高,怕铜臭染坏了身价,你想想这年头舍不得往外掏两个,哪个领导跟你铁呀,你又找谁办得通事儿?”“这倒也是,你把部领导整铁了,不就有了金靠山银垫背,精简整编叫谁下去,那还不是领导一句话!”方参谋眼睛亮闪闪地跟着附和。一听这话,穆干事急得脑门冒青筋。可不!这些年自己不就是不会溜须拍马,才像浮萍—样漂了好几个单位么。这码事想想都让人心疼,还要让人小心翼翼地面对那该多残忍。他焦急地反问:难道除了请客送礼这码子下贱事就没有别的好办法?李助理大为不解地反驳:“请客送礼可是大学问!一般人想送礼还不一定进得了领导家的门,像你们主任是新来的,听说人又清正谨慎,你想想一般的小干事能沾上边吗?”是啊,看来也只能孤注一掷了——靠上个把部领导才能高枕无忧,可是怎么才能靠上呢。穆干事也不由得不朝这方面想了,不由得心里不着急。这时,对机关情况较为熟悉的方参谋抬高声调论起门道:你们主任看来一下子没法弄明白,就只能从副主任身上找突破口了,可是平时不烧香急时抱佛脚自然奏不了多少实效,你想在这节骨眼上,谁会那么老实呢?老实讲此时此刻即便这样,也不算个高招,得想想更高的办法。比喻你这个新闻干事会写文章,可以暗中帮领导捉捉刀,亮亮脸,这不就比请客送礼强多了,两下儿都体面。再说领导也不少你那几个钱,当然这得看人家领导有没有这份爱好才行。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