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郭个的诗(五首)


□ 郭 个

  穿过我心脏的伤疤

  眼前衍生出的种种光影

  都是寄生在悲伤中最虚妄的美妙

  袖口的线被尖利的金属划开

  我无法缝补

  杉树和砖砌的房子

  我迅速成长

  遗忘了柔软的摇篮

  在你远去的所有如画卷般的风景中

  谁不涂抹我喜爱的容妆

  骗子、道士、和喘气的马

  绵絮、丝绸、和粗糙的茶

  你的每一个轻盈的跳跃

  都是喧闹世界中的泉水

  清辙以及短促的信仰

  稍纵即逝的灵魂

  喜爱夜晚的火花

  生命的每一次伫立

  总在呐喊之后

  我早已不需要氧气

  在这窒息或死去的年华

  你的复杂

  是穿过我心脏的伤疤

  悲泣的湖泊

  在被忽略的时光中,

  我扮演着一个闲人的角色

  头发没有修剪

  我想如武士一般

  带着短剑、行走、落寞

  在空气中渐渐生锈

  如同心脏的颜色

  我准备腾空而起

  在你低头的时刻

  纸折出的飞鸟

  在光的反射中穿梭

  圆形是立体的变幻

  总找不到切割的角落

  我爱上自由

  你却将我划分为荒谬的信仰者

  你打开所有铜制的枷锁

  却仍在怀疑中假设下一瞬间的我

  举步维艰

  泉水在苦涩中折磨

  悲泣的湖泊

  路人一次擦肩而过

  在对岸的你

  不去凝望

  相对的我

  你坐在很久未被擦拭的台阶上

  你坐在很久未被擦拭的台阶上

  听我讲有关叛变之塔的传说

  秋千上的幽灵走了

  带走永不重复六月和泥泞的一切

  卧在树上的猫优雅地与我对视

  你坐在很久未被擦拭的台阶上

  勉强回避我正在接近的瞬间

  亲吻无法避免

  人们在匆忙的早晨中死了

  谁也意识不到正在进行的灾难

  我的手指被空中下降的螺旋划破

  有人站在湖水中扮着鬼脸

  你坐在很久未被擦拭的台阶上

  一尘不染

  我一口接一口吃下没有味道的晚餐

  在入秋最冷的一天

  你患了严重的伤寒

  天鹅是芭蕾舞演员

  可是我必须忽略那不尽如人意的表演

  你坐在很久未被擦拭的台阶上

  为我道别

  我带走磨盘和一匹马

  带走麦田和晴天

  去一个还未找到入口的世界

  沿途会捡到一把钥匙

  和你从未流露出悲伤的脸

  完美无缺的夜色

  在遥不可及的妄想深处

  万伏的电流总通向我神经的内部

  你渐渐地暗淡下来

  我所有的姿态和行为都过于唐突

  人潮是迷失方向的最好籍口

  完美无缺的夜色

  总在遗忘背后结束

  木棉是我耕种却死亡的植物

  你的头发卷了

  不再属于我身处的国度

  我没有黑色的皮

  但爱你却有黑色无限的深邃

  你不能在我闭眼时老去

  我总有一个瞬间是神志不清的

  要么流动

  否则就完全静止

  你是没有穿鞋的公主

  爱是我训练的剌客

  迅速攻击你毫无防备的细腻之处

  你佩戴的珊瑚太鲜艳了

  我不敢睁眼目睹

  山羊的默哀

  我需要一种过分烦闷的节律

  当成为一个无休止劳作的人时

  我需要一些软弱的抽打

  当我企图停在此处准备休息时

  在过去交织过去的时光中

  我是一只不断默哀和行走的山羊

  用舌头去舔食大地的身体

  那泥土中总有酸涩的雨水蔓延

  我想我是一只被牧羊人丢弃的山羊

  我的身上没有烙铁留下的记号

  我早已遗忘牧笛的忧伤

  在夏季星云满天之时

  我那新生的角似乎也在发光

  可我仍然要默哀

  为那远去的泉水以及花草的种子

  也为那将要来的秋天以及坠落的果实

  在头顶上

  我有一些黑色的毛

  那未被修剪的黑色如此炎热

  同样也是为了哀悼

  哀悼早已远去的旅人和背包

  哀悼不知何处的惊鸿与雷鸣

  若我不是那滚动的草垛

  那我只能是一只妄自尊大的山羊

  为了默哀的从容

  不得不收回我的胡须

  好像从未有过一样

  我的默哀没有原由

  如同那看不见的水下暗涌

  或者无法避免的阳光

  郭个,男,1988年8月生于新疆乌鲁木齐。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郭个的诗(五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