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不恨相识迟


□ 叶文玲

不恨相识迟
叶文玲

叶文玲浙江作协名誉主席,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第十届全国政协委员;浙江大学、浙江传媒学院兼职教授。一九五八年起发表作品,其代表作有短篇小说《心香》《屏幕》《此间风水》等;中篇小说《青灯》《浪漫的黄昏》《湍溪夜话》等;长篇小说有《无梦谷》《父母官》《太阳的骄子》《秋瑾》《敦煌守护神——常书鸿》《三生爱》等。另出版散文随笔集十多部,著有八卷本《叶文玲文集》。其小说和散文作品曾获全国以及海内外数十种奖项。

“花开堪折直须折,莫待无花空折枝。”说的是无花“空折枝”的怅惘。
“恨不相逢未嫁时”,也是我们所熟知的古句。对于一个相识已迟的“红颜知己”,一个“恨”字,道尽了无可改变的人生格局所带来的心理伤痛。
人生在世,总有许多遗憾。认识一个地方和认识人一样,迟识和错失的遗憾,常常发生。
可是,对于开化,对于这个名声鹊起的浙西山城,我虽然刚刚识得,却没有“恨迟”的惶愧。
难道是开化这个地方“不怎么样”?难道是我不喜欢开化?非也!
没有得识之前的开化和而今初识的开化,在我心中都是很“怎么样”的——换句话说,是很了不得的。
我什么时候始知开化?十数年前,老同学从美国女儿处探亲归来,阔别重逢的见面礼,即是一小纸筒茶,绛紫的筒面,龙飞凤舞四个字:开化龙顶。
我十分惊愕,笑着婉谢她的这份心意。可她一味固执:我知道你在杭州,当然有好茶,不过,这是学生刚给我先生送来的新茶,见面分一半!你一定要尝尝!
她怕我不收,找出晶莹莹的玻璃杯,马上拆了另一筒冲泡。碧清清一杯水中,嫩生生的茶芽,立时像一队含娇带羞的绿衣仙子,展臂舒袖地舞起了“水上芭蕾”。
这样的如诗形貌!这等的清芬之气!我捧着杯子,以从未有过的虔诚,一小口一小口地品着这佳茗……哦,真是少有的沁心爽人!
喝了这茶,我方知它的品味的确不让龙井,作为“贡茶”更是名不虚传。于是,我对开化的想象也开始出神入化了——能出如此好茶的地方,该有着怎样美妙的田园和山庄?
我什么时候又知开化?杭州河坊街重新开张那年,向来舍不得工夫凑闹市的我,与老伴兴兴头头挤一身大汗去逛街,最终以在一间小店买得一只树瘤刻挖成的大果篮而归。
我忘了这果篮的价钱,只记得先后来问价的顾客没有一个像我这样爽快掏钱。我兴兴头头提着这大树瘤果篮一路开心,只因记住了店主的悄悄话:物以稀为贵,这东西,你上哪里找去?只有开化,只有开化的深山老岭千年古树才结得出这么大的瘤子!
店家“百货中百客”的生意经,我不懂,我只为自己得获了中意的工艺品而欢喜。每当端详这只果篮时,我便如幻如梦地想象着这个尚未谋面的古老神秘之地——开化,开化,这样可意的东西只来自你,你该有怎样清幽的山林?你该有怎样的几人合抱不过来的大树?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