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阿科马的歌手


□ 余石屹

记得几年前几个同学相约一起驾车前往坐落在亚利桑那州凤凰城的该州州立大学参加一个学术年会,我们从科罗拉多州大石城南下,穿过新墨西哥州的首府,那充满童话色彩的桑塔菲市,到新墨西哥州第一大市阿尔伯克后折向西行,沿四十号州际公路驶向福莱格斯塔夫市,然后从此城向南就是凤凰城了。“你们没在四十号州际公路上停车休息吗?”坐在出租车内我旁边的西蒙·奥狄斯(Simon J.Ortiz)略带期盼地问我,“四十号州际公路从阿科马保留地上切过,我就在路边不远的小城长大的。”“是吗?”我回答。可惜我那时对美国原住民文化关注很少,虽然在美国淹留数年,但何曾想过要去印第安人的保留地上追寻美国文化名人的遗迹呢?
我此时正陪同西蒙去清华外语系,他将要在那里朗诵他的诗歌。我想如果他确切地知道等待他的是一群多么热爱英语诗歌的中国学生,他一定会非常激动的。西蒙或许是第一位从太平洋彼岸到中国来朗诵诗歌的原住民诗人。当我向他提到此事时,他略带迟疑地说有可能他是第二名,或许与他同时代的原住民诗人西尔科(Leslie Marmon Silko)在八十年代中期就随美国作家代表团来过了。我只知道那次金斯堡、斯奈德、沃克等来过,不知是否西尔科也在其中。就算是吧,这也无妨,我敢说西蒙肯定是二十一世纪第一位到中国访问的美国原住民诗人。
西蒙不喜欢人用印第安人称呼他和他的文化,认为印第安一词只是欧洲人的一场错误。他也不喜欢用“土著”来称呼他的同胞,他认为原住民(indigenous)最合适。西蒙十分谦逊和蔼,一身原住民打扮,他属于美国原住民中住在美国西南地区的阿科马一族(Acoma)。看到他古铜色的脸就会让人想起美国大峡谷以南那乱石嶙峋、沟壑纵横的山土的颜色。西蒙出生于一九四一年,在保留地长大,会说阿科马语,当过兵,上过大学,担任过部落的副职,从上世纪五十年代上高中起就开始诗歌创作,年轻的他好读斯奈德和金斯堡的诗歌,后来在六十年代结识二人,成为忘年诗友。在上世纪六十到七十年代美国原住民文艺复兴运动中,西蒙赢得了盛名,于一九九三年获得原住民作家社团颁发的终身成就奖。
从地理位置上看,西蒙属于美国西部诗人群体。的确,他成名以后除了应邀去东部几所大学朗诵外,几乎全在西部的几所大学任教,目前他所任教的加拿大多伦多大学就该是最靠东海岸的学校了。所以,像其他西部诗人一样,西蒙擅长讲故事。他的诗歌像汩汩流下的山泉,在过去的三十几年中不尽地叙说着他的人民和有几百万年历史的土地的故事。讲故事,会讲故事,对他来说已经不仅仅是一种爱好,一种技巧,一种潜伏在民族记忆中先后相传的自然天赋,而是个人和整个民族生存之所赖。当失去土地的部落老人在绝望中沉默,面对无路可走又无可奈何的民族大劫,仍渴望着生存下去,那力量来自于何处?
所以,你讲故事,
讲你的人民出生和成长的故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