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爱知世博会上的“中国之迷”


□ 陈映芳

这儿题中的“中国之迷”,非是指外国人的“神秘东方”之迷或“古老中国”之迷一类,而是特指在国外场景中的中国人眼中、心中的那一个特殊的祖国之迷。
到爱知看世博会,同行诸位除社会学者外,还有研究城市经济、城市地理和城市生态的人士,大家对中国的环境问题以及二○一○年的上海世博会都心存牵挂,因此想去看一看,今年的中国馆,办得怎么样?就像事前被告知的那样,那些人气高的展馆,需要在几周前甚至几个月前预约,又因为那天正逢周末,结果,许多展馆前都排着令人绝望的长队。
当我们走到亚洲展区的最里端,迎面看到的首先是韩国馆——五彩缤纷的八卦、蝴蝶图案,醒目显眼。那门前场上,密密匝匝地排满了等候入场的人,队伍弯来又折去,望不见终端所在。这时候,我们转过身来,蓦然发现,中国馆就在我们的右边——炎炎烈日下,眼前彤红一片。门前,没有一个人排队。
那次参观中国馆的经历给我们留下的感受,说实话,到如今我都很难用恰当的话语来表述。事实上,那一天和那以后,提到中国馆,大家翻来覆去说得最多的,是一句疑问:“怎么会是这样?!”这在当时似是诧然,到后来更像是一种困惑。
现在我觉得,也许有必要将这件事和一直以来我心中的那个“中国之迷”放到一起来想一想了:令我们在国外场景中感到难堪的那个“中国”,到底是怎么回事,是什么让我们难以面对?这一个“中国之迷”,主要并不是有关“现实的中国”应该是什么、实际是什么的问题,而是在国外一些特殊场景中“被展示的中国”应该是什么、实际是什么的问题。换句话说,我们之所以对其感到不适,多半是因为觉得在那样的场景中它不应该是那个样子。这事首先涉及到了常识。从价值观念、专业知识到操作技术的各个层面,总有哪儿出了些差错,不是展示者,就是观看者,或者二者兼而有之。
作为一个具体的场景,世博会是个什么样的平台?往简单里说,它只是个国际秀台。往复杂里说,学问家们已经有大量的分析和定义,诸如“帝国主义的庆典”、“被观赏的产业宫殿”、“被展示的商品世界”、“被演出的消费文化”(吉见俊哉:《博览会的政治学——视线的近代》)……有关世博会的哲学、政治学以及运营策略学等等的学术研究,已经形成蔚为可观的“世博学”。
自一八五一年英国伦敦举办第一届世界博览会起,产业帝国、博览会都市……世博会曾在现代世界历史上构建起一连串象征“发达”、“现代”的特殊符号。魔幻般的世博效应不仅成功地将欧美产业帝国及其商品、生活方式有效地推向了全世界,也使得后起的各国,将承办世博会当作了挤入发达国家行列的成人仪式。
但是,世博会自身,却一直面临着它如何存续和转变的种种问题。一些国家和城市对通过世博会来展示国家/都市地位的方式逐渐失去兴趣(如东京就在一九九五年决定放弃申办世博会),而产业与商品,也已经有了更便捷的广告全球的新手段。不仅如此,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以来,在西方世界,世博会的哲学理念和文化价值还受到了来自知识界的清算。一些学者对世博空间中蕴含的社会进化论的、帝国主义的意识形态性,以及民族学意义上的集落展示、国家主义的表现等做了深刻的分析和批判,这使得世博会开始面对如何获得普遍意义上的价值认同这一要害问题。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