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荒诞的荒原


□ 凌仕江

  哨所拥抱着哨兵并不孤独,孤独的只是哨兵。
  我受命去采访的哨所座落在根本不像路的那些不易觉察的荒无人烟的旷野中。汽车在我 要去的哨所并没有驿站,只得恳求司机关照了,他才特地停一停。看着汽车呼啸着渐渐消失 在伸向天边的无名山口,好像一下子被孤零零地抛在了漠野中--凄风,冷雪,以及一只惶 恐突围的白狐顿时把我震住了。
  四野无人。
  有路没路只能选择向前走,这是孤独的一个人在看不到人的时候做出的唯一选择。视野 布满了许多不知名的小树和荒草,它们的样子很快要被这个冬天收容。我不知走了多久,才 惊喜地听到山那边流泻的冰瀑声。这时我就猛然想起离开拉萨时一位首长握住我的手说过的 话:去吧,只要听见了冰瀑的声音,你就不用怕了。有了信心,沿着冰瀑走去,直至走进斜 斜的残阳里,我终于看见那间乱石砌成的哨所。然后,我与哨兵有了第一次赤裸裸的谈话。
  其实,我很可怜哨兵的,因为哨兵在哨所至今还没见过一个真正的女人。哨兵只是说他 可以通过想象女人有多么的温柔,多么爱流泪--那是因为哨兵穿上军装前的那个晚上。那 时他还不叫哨兵,他可以约小芳来到家乡的小河旁,小芳和他拥得紧紧的,小芳生怕挂着伪 装网的军车把她的他带走,于是一丝不挂地钻进他毛耸耸的怀抱。于是他俩便有了第一次苦 涩的和谐,但更多的却是别离的泪水。如今,他只能依靠想象活着,在条令条例的枷锁下, 想象不是罪。
  所以,哨兵无法抹去小芳那张长满雀斑的可爱的脸。哨兵想起当兵前的那个晚上两个肉 体相拥成石,他就获得了再生。哨兵说,在梦里,记忆是一种相会,白色的床单上常常稠粘 得一塌糊涂 ……
  在这个连石头都是公的地方,小芳成了哨兵活着的唯一支柱。
  一个哨兵讲完了一个夜晚,我就站在了因塌方而破损得惨不忍睹的路上。我知道下一个 采访目标将意味着什么--海拔4800米的哨所和同等精神高度的哨兵。尽管年关逼近,但我 也不能有半点怨言。我始终认为承包哨兵们的孤独算不上一件多么高尚的事情。甚至于我认 为这只是我的义务,而谈不上什么"拿特殊津贴,做特殊贡献"。我只想说我有能力把他们 的孤独一式多份地洒向那些浓妆艳抹的都市报,让照样孤独,孤独在鸽子笼里的都市人好好 享受这一缕缕来自边关的风--
  尽管我蔑视孤独。
  但当哨所仅有的三名战士出现在眼前时,我的心绪却混乱得厉害,原本设计好的提问方 案到了这里就变得难以表达,感觉人也快被空气吞噬了。看见他们红得比苹果还成熟的脸我 紧闭双唇拿不出半丝提问的勇气。在这高海拔的地方向自己提问也意味着残酷的犯罪。可毕 竟这非我愿。我真的知法犯法了啊!
  波是新的兵役法规定已经不可能再报军校之后才成为哨兵的。而波面对父母从四川大山 深处发来的一封封鼓励他努力学习,争取考上军校的信,却没有一丁点回信的勇气。于是抱 愧之下拽着父母殷切盼望的一封封信从连队逃到了哨所。他害怕人群,更怕听见人群里正在 议论别人的三长两短。他找不到怎样给父母回信的内容。他想把锁进抽屉里的信件统统焚化 ,可每次将要伸手,父母略带苍凉拖音的呼唤便钻进他竖起的耳朵,使他把手缩了回来。矛 盾和痛苦就这样一次次重复地纠缠着他。......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北京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