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当我们从时间深处走来


□ 陆汉洲

  我的家乡在江海平原东端的启东。
  江海浩瀚,平原辽阔。长江东海黄海三水相交处吹过来的轻风,伴我穿过市区热闹的街巷,走进时间深处。
  当我走进脚下那块土地的起始点,我便一下子苍老了三百余年。平原上纵横的泯沟河道,演化成了我的皱纹;海滩上泛起的盐花,染白了我的鬓发。
  时间把荒滩变成良田,把茅草屋、环洞舍,变成了高楼大厦。时间也把拓荒的泥腿子,变成了一个个能工巧匠。当初的箩笆门编织工,变成了后来的泥木工、钢筋工、电焊工和建筑机械操作手。一个建筑大师陶桂林变成了建筑之乡的10万建筑大军。出自陶桂林之手的那幢矗立于上海滩、曾经闻名远东的24层建筑——上海国际饭店,如今已变得不足为奇。今天将要建造的121层的摩天楼——“上海中心”,其零头也与它相差无多。即便是我办公室窗外正在施工的建筑物,也是一幢41层的超高层建筑,欲争苏北县城第一高楼。一根根桩基重重地打下去,打向时间深处——下边是三百余年前的一条河流。“轰隆隆”——从地面上经过三百余年时空传递下去的打桩声,打破了那条老河的宁静。那幢超高层建筑桩基下面,也许还有三百余年前那条河流里生存过的鱼虾蟛蜞之类的生命的魂儿。时间把生命拌进了建筑。我知道,除了动物,芦苇、茅草、树木、砂石、砖瓦、钢筋,乃至脚下的泥土,都有自己的生命。当时间将这些生命归于建筑时,它给人的巨大震撼力,将穿透启东三百年甚至中华五千年的时空。
  时间是一座繁盛茂密的森林。它的密度使我们没有任何停顿下来歇脚、驻扎的空间。我们唯有前行。因为,我们每前进一步,曾经的空间迅即被茂密的森林给填补。我们便没有退路。这座茂密的森林是一座大氧吧,每一次深呼吸,都是我们生命的动力。我们在时间跟前惊叹:在蓝天下高耸的森林,曾经的满目碧绿苍翠,如今却深藏于地下,变成了乌黑发亮的煤海。那些密密匝匝、悠闲优雅的繁枝茂叶,如今却光着身子“单干”累得头顶上冒烟——用来取暖和照明的原始的柴禾,在时空的轮回中,演化成了从地底下升起的另一轮太阳——成为洁净文明的能源。人们取暖,不再靠烟熏火烤;照明,不再用松明火把。都市之夜因为有它而变得绚烂亮丽。时间将曾经的枝枝丫丫,演化成为一只只力大无比的巨手,它能高擎数以百吨计的重物,推动钢铁长龙在铁道上疾速奔驰。唯有湮没在地下的化石,倔强地将自己凝固在生命消失的那一刻——千百万年后的今天,树们生命的年轮,在历经岁月磨砺的那些石头上,依然清晰可辨。
  时间是一条蜿蜒绵长的河流。它的长度使我们望不到它的尽头。顺着时间的河流跋涉,进行生命之旅,你将无怨无悔。因为,时间的河边,生命的旅程,总是一步一景。你生命的精彩,就在你的脚下,你的前头。时间也是一条悲壮的河流。玉门关、罗布泊、高昌古城、交河故城,昔日丝绸之路的喧闹与繁华,被时间的河流荡涤殆尽。烽火台、古城墙、饮马槽,衙门、街道、市井,一一风光不再。今天的高耸着的造型各异的土堆,就是昔日喧闹与繁华的见证。挟裹着黄沙的风里,伴有昔日丝绸古道上的马蹄声、市井店主的吆喝声。时间在悲壮的河流中,改写着人类社会发展的文明史。比如有了那条大运河,乾隆帝可以乘龙舟顺流下江南。京城的百姓,一伸手,即可以捧上一把江南水乡甘甜的水,润喉、沐浴、淘米、浣衣。那一轮江南俊美的水中明月,也随着清澈的运河缓缓北上,漂进了皇城根下。比如有了那条用钢铁铸就的贯通欧亚大陆的新丝绸之路,古丝绸之路上马帮商旅那悠扬浪漫的驼铃,变成了钢铁巨龙震耳欲聋的长啸。著名的莱茵河畔北海之滨的鹿特丹港,由时间作媒,与东方大港连云港牵手。龙头龙尾水清清、海蓝蓝,美不胜收。港口巨轮穿梭,汽笛长鸣。倘若让古人也前进一步,驾乘今天的钢铁巨龙,领略新丝绸之路两端及其一路上的气派,定会豪情万丈。
分享:
 
摘自:沙地 2009年第01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