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猴子包小学的钟声


□ 吕金华

   “当——当——当——当——当——”
  一阵铁锤敲击轮胎钢钵的声音划破猴子包漆黑的夜空,扑进四周巍峨的山林和沟沟坎坎间土墙青瓦的农舍。就像班长喊一声“起立”,全班同学就“唰”的一下全站起来一样,四周农舍的灯也“唰”的一下全亮了起来,星星点点的,淡黄淡黄的,一下子使得这凄冷的夜有了一丝微弱的温度。
  雷万桃坐在猴子包小学的屋檐下,把敲钟的锤子捏得紧紧的。他嘴里使劲咂着一截自己卷的叶子烟,咂得烟头的红光一闪一闪,在暗夜里格外分明。借着烟头的红光看一看手腕上的表,再过十五分钟,他就该敲第二遍钟了。现在是四点四十五,五点钟必须从这里出发,不然就会迟到的。不过,他一点都不担心,女人们会按时送娃儿们到这里来的。
  在暗夜里坐久了,四周的事物便渐渐地显出黑黢黢的轮廓,吊在苦桃树枝丫上的轮胎钢钵在黑暗中悠悠地晃动。这口“钟”是他在那年学校刚刚修起的时候,用煮过水沁过桐油的筋竹篾扭的纤绳吊上去的,他常常为自己做的这件事感到自豪。说来也怪,猴子包的几代细娃儿只要一听到这“钟声”,就一个个把心收到教室里去了。猴子包的人觉得,一所学校不要什么好教室,也不要什么好桌子,膝盖上都是可以写字的,最重要的是要有一口好钟。就像一个家,穷点不要紧,要有一个好女人,好女人就是一匹箍桶篾。有了这一口好钟,钟当当当地一响,猴子包就有了一个体统,有了一种气象,娃儿们进了教室,大人们在田地里踏踏实实做活,鸡鸣犬吠,牛羊上坡,一切都有了条理。这钟是娃儿们的,也是大人们的呢!
  可现在,这钟要自己起五更睡半夜地来打,怎么说心里都不是个滋味。唉!雷万桃想着,又借着烟头的红光看看表,赶紧站起来,照着那个晃晃悠悠的轮胎钢钵举起锤子。
  钟声再次划破了猴子包的夜空。
  不一会儿,四周就有了萤火虫似的蠕动的光亮,接着就有了女人娃儿的说话声。十几个娃儿被女人们带到了他的面前,自家女人也把孙娃儿送来了。娃儿们一个个还在扯着袖子擦眼屎,抻着脖子打呵欠。
  女人们把娃儿交到雷万桃手里,悬着的心还是放不下来。赵树林女人就对雷万桃说,他大伯啊,娃儿们这么跑学不是个事呢,尺把长的娃儿瞌睡都睡不好,读得个么子书啊!您还是要到乡里找教育站呢!树林女人一说,各家的女人就都说,是啊,岁不满十的娃儿,起五更睡半夜的,一天还要走五六十里路,就是一个硬劳动力也吃亏呢。你去给黄大嘴巴说,把老师给我们派到猴子包来,不然的话我们就到县城里脱了裤子闹去!
  雷万桃一肚子话哽在喉头,却忍住了,说,晓得的,我天天都去问呢,黄校长说报告已经寄上去了,要等一段时间。树林女人就说,你莫要一去被他们几杯忘魂汤一灌把什么事都忘记了,几句好话一说耳根子就软了,你胯里比我们多夹一坨肉,该硬起来就还是要硬起来。
  雷万桃的脸一下子红了起来,好在这黑夜里没人看得见。他晓得这不是吵架的时候,就骂树林女人一句:死背时的,没大没小,我还不晓得么?说完,他把娃儿们的书包和当午饭吃的一袋袋红苕洋芋背进背篓,带着娃儿们上路了。在他的身后,传来一阵鸦雀一样的女人的笑声。
  一边招呼着娃儿们走路,雷万桃一边想,黄安到底是怎么回事呢?怎么从开学到现在都一个多月了,还不给猴子包的娃儿们解决上学的问题呢?
  秋季开学的时候,猴子包的娃儿们到学校去,学校里没有一个人,万老师也不见了影子。还是民办刘麻子来通知学生到吴家湾小学去报名,猴子包的人才晓得小学已经撤了。一帮女人立时就炸了窝,一个个就要到乡里闹去。树林女人最急,回家拿了一壶煤油,说搞不好我就到乡政府自焚。
  雷万桃赶紧借了个电话打到教育站,也就是乡里的中心学校,找到黄安校长,报告了这个情况。他特别强调说,黄校长,你是晓得猴子包女人的,不是说得好玩,出了事哪个都走不脱人的。
  黄安也十分着急,说,晓得的,许多事情在电话里也说不清楚,我马上就来。老领导啊,你先给大家做做工作,县教育局的领导在我们这里搞检查,叫大家千万不要到乡里来。
  挂了电话,雷万桃回到学校操场上,对女人们说,莫急,树林屋里的也不要乱来,乡里领导要来,黄校长说了,这个事他们不可能不管。
  雷万桃说了话,女人们就不做声了。他在猴子包村当了几十年干部,猴子包人几十年对他充满信任,大事小事都由他出面,这是他几十年当干部积攒的威信,也是猴子包人的习惯。于是大家就等,顶着毒毒的太阳等着。一直等到太阳偏西的时候,黄安校长才来,一起来的还有乡里分管文教工作的刘委员。
  还没有开口说话,黄校长和刘委员就被等得满肚子怒火的女人们围住了。急红了眼的女人们把一腔火气发到了他们身上,说,为么事要把一个好好的学校撤了,我们的娃儿到哪里去上学?你们就只晓得没钱用了在老百姓头上打主意,就不晓得给我们办点好事么?是哪个狗日的要撤我们猴子包小学的,我们就去找他搞清楚,乡里搞不好我们到县里,县里搞不好我们就到省里,再不行就到北京去。我们就不相信贫下中农办的学校就该撤,农民的子弟就不该读书。说着,树林女人就扬起手里的煤油壶朝黄安扑过去。如果不是雷万桃一把扯得快,那煤油壶就砸到黄安身上去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