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建筑师的“冲动”或“感悟”


□ 曾昭奋

  二○○一年六月初,停工一年多的国家大剧院工程复工了。
  此前,国家大剧院曾经过三轮方案、三轮评选以及建筑界人士表示不同意见的三次上书,这其中都频繁闪烁着清华建筑学人的身影。在两院院士中,有建筑学专业的院士十二名,其中有六位在“上书”上签了名,他们全都是清华建筑学人。在签名上书的全国一百余名建筑师中,清华建筑学人占了四分之一以上,也显得十分突出。难怪朱基总理有一次这样问起:“听说反对的都是清华的人?”虽然这些带着理想和信念的上书,没有得到回复。但上书者之一、中国艺术研究院建筑艺术研究所所长、清华建筑系一九六一年毕业生萧默博士仍然感到宽慰。他说,对所有的上书和上书者,“领导人表现出了一种雅量,并没有将之当做一件抗命的‘事件’。这比起建国以来多半会给上书人带来厄运的历次知识分子上书是大大不同了,表明中国政治确实已经走向成熟。时代毕竟不同了”。
  如果回头再审视入选的法国建筑师安德鲁的方案。也许可以说,它之引起争议,主要还是因为那个圆形外壳,因为那个壳体中所装的不是一个大厅,而是几间大屋。从艺术形式到未来运作管理的经济问题,人们都可以表示疑惑,或发出诘问。
  安德鲁方案的设计者在所提交的正式文书中一开头是这样描述的:“这是一座全新的建筑。它完全由曲线组成,宛如水上仙阁。”
  十年前,国际设计竞赛开始时,业主在《中国国家大剧院建筑设计方案竞赛文件·附件》中,对国家大剧院的建筑风格(体量、形式、色彩、文化氛围以至民族传统和时代精神)提出了三方面的要求。这些要求后来被通俗地转述为“三看”:一看是一座大剧院;一看是一座中国剧院;一看是一座天安门地区的剧院。
  用“三看”来看一九五八年清华建筑系曾为国家大剧院所做的方案或北京市建筑设计院这一回提出的方案,庶几近之。也许,正是上述方案及它们的创作理念,启示和促进了“三看”的形成。然而,后来事实证明,“三看”的提出,首先束缚了我们自己,束缚了中国建筑师的手脚。
  按照“三看”的思路,对见过故宫、颐和园的大戏台、见过天安门和人民大会堂的中国人来说,安德鲁设计的国家大剧院,就什么都“不是”了。安德鲁自己就说过:“我也曾按业主委员会的要求来做我的设计,但设计出来的东西很不满意。后来我们明白了,思路要打开,不能受字面的限制。”
  一九八五年毕业于清华建筑系的费菁和傅刚,从美国送来了参赛方案。在一次相关的国家大剧院讨论会上,费菁谈到自己设计国家大剧院的体会,说:“只有把‘三看’的要求抛在一边,才能开始设计。”她认为,“国家大剧院应该是具有强烈时代感的艺术精品……如果观点不变,不从艺术创作角度去审视我们不熟悉的设计形式,又不认为建筑师应该以大胆的构思去挑战工程师的能力,那就等于放弃建筑师的天职,放弃了成为伟大艺术家、建筑师的机会。”当时,我就这样说:“这是费菁、傅刚到美国之后最可宝贵的觉悟和收获。”费菁的爷爷和奶奶都是建筑师,奶奶张玉泉是我国第一批、极少数的女建筑师之一,二○○二年以九十二岁高龄谢世。费菁的父亲费麟一九五九年毕业于清华建筑系,没有毕业就参加了国家大剧院的设计工作,现为清华建筑系兼职教授。在这个家庭中,三代人出了六位建筑师,其中有三位建筑师是国家大剧院设计的积极参加者。全国可能找不出第二个这样的建筑师家庭了。费菁、傅刚夫妇目前是美国注册建筑师,中央美术学院建筑系教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