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将军诗人周克玉


□ 尽 心

将军诗人周克玉
尽 心

  “饥者歌其食,劳者歌其事”(《春秋公羊传·宣公十五年》何休注语)的《诗经》以其伟大的现实主义精神奠定了中国诗歌面向现实的传统。汉乐府“感于哀乐,缘事而发”,诗歌内容丰富多彩,艺术手法更趋多样,贴近现实,表现生动。到了唐代,杜甫和元结以“即事名篇,无复依傍”的诗作开了新乐府运动的先声,白居易则明确提出“文章合为时而著,歌诗合为事而作”(《与元九书》)的创作宗旨。一直到近代,“诗界革命”的领袖黄遵宪又提出“我手写我口”的诗歌创作主张。
  几千年来,诗歌的现实主义光辉不仅不可磨灭,而且依然熠熠焕发着新鲜的生命力。
  下面要介绍的是一位特殊的诗人。事余作诗人者并不罕见,但是身为政治家、军事家,而又是杰出的诗人者恐怕尤为难得。前辈文怀沙先生称其为“求真务实的将军诗人”,“他长达半个多世纪的革命实践和诗歌创作实践几乎始终是相互映照、相互砥砺,同步前行的。”(《京淮梦痕》序言)

  他就是《京淮梦痕》(解放军文艺出版社,1997年3月)和《足茧千山》(人民文学出版社,2003年4月)两部诗集的作者———周克玉。
  周克玉同志16岁加入中国共产党,65岁授上将军衔,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政治部副主任、总后勤部政治委员,第9届全国人大法律委员会副主任委员。
  《京淮梦痕》收录了作者1945年4月~1996年9月50余年的作品,是有很大时间跨度的;而《足茧千山》则收录了作者1996年10月~2001年岁末之间写于全国乃至世界各地的部分作品,是在空间上的拓展。
  周克玉的大部分诗词在形式上不肯刻意遵守唐代以来近体诗的格律要求,而他的诗歌又大大有别于“五四”以来产生的新体诗,是一种新旧结合的样式。有民谣的直白,也有古风的旷达,像是脱口而出,却又耐人寻味。
  在这数百首作品当中,不乏情韵悠长者,清新自然,不黏不滞,高远淡泊,深得古风妙处,其中也颇多“心有戚戚焉”的人生感悟,令人别是一番滋味在心头。更重要的,这些诗是与时事紧密结合的,体现着鲜明的时代精神,绝不会混入唐人集中难以分辨。作者自称“亲历的战斗、工作、生活的实践与需要,是我创作的源泉和动力。”(《足茧千山》自序)
  其实,作者所关心的问题并不囿于自己工作生活的小范围以内,而是把目光投向广阔的社会,洞察民生疾苦,怀“兼济天下”之心。目之所见,深植于心,诉诸笔端,发人感慨。
  先看下面这几首诗。这是诗人对自然、人生的深刻感悟,这感悟中也蕴含着对诸多社会问题的思考。
  《足茧千山》中有《滇池记事》四首,第二、第三首强烈对比,耐人寻味。
  青翠伴舟吟,碧波醉人心。
  群鹤逐抛食,游鱼觅知音。
  这是诗人1986年游滇池的情景,一幅干净、美丽、活生生的画面跃然眼内,身融其境,心旷神怡。然而,1998年诗人第三次来到滇池,这里却是另一番景象:
  空中无飞鸟,不见渔人归。
  杂草覆污泥,引颈相问谁。
  诗人看到“明珠”滇池受到严重污染,水上无飞鸟,水下不见游鱼,湖面杂草丛生,感慨万千,引颈相问,发出强烈的呼唤:保护人类的生态环境,刻不容缓!这是作者对自然的真切感悟。
  再看2001年7月的这首《又到青岛》:
  几为蜃景几为真,影入碧海共缤纷
  红瓦绿树水中花,隔年相见不识君。
  真是举重若轻、全然不留斧痕!世事变迁,亦真亦幻,平淡中一丝感慨,真切而恍惚。这是作者对人情的深刻感悟。
  2001年4月的《闲坐》:
  碧空净无尘,清风附耳吟。
  独坐解鸟语,心入九霄云。
  碧空如洗,独听鸟语,已是令人入境,“清风附耳”真妙想也!“心入九霄”又何其壮阔!这是作者对自身的超然感悟。
  另外还有一些作品,明白如话,淳朴亲切,朗朗上口,如民谣之耳熟能详,颇可传诵。
  如1997年8月的《咏泳》:
  破浪靠自力,贵贱无分别。
  若摆官架子,当心喂老鳖。
  游泳时人都呈现出一种自然状态,自身无贵贱之分,也不能借助外力,如果装腔作势,当心被水淹死,现实生活中的法则也是如此。语言平实,道理深刻。
  如1997年12月31日的《示孙》:
  一日之计在于晨,一年之计在于春。
  一生之计在于勤,一事之计在于真。
  赋俗语以新意,朗朗上口,儿童易于接受,说的却是为人处事的大道理。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