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古道遗梦


□ 周辉枝(土家族)

  1
  我怀疑那些历史专家对松茂茶马古道的说法。他们认为松茂古道是从灌县的玉石街为起点,经维州直达松州的。根据我手里掌握的资料,事实并不是他们所说的那样。所以,我以为很有必要去领略一下历史赋予这条古道的光荣与辉煌。于是,我像做梦一样,步入古道进行了一次较长距离的实地考察。
  那天早上,我把在路上用的行李装进了马褡子里,就骑着大青马上路了。途中,我碰到一个40多岁的人,骑一匹黑马,瘦高个儿,身穿一件麻布衣服,两只耳朵却缺了一只右耳,脖子上挂着一架照相机。我和他都一言不发地走到一条岔路口。我憋不住地问他:嘿,我说老兄啊,你到哪儿去?
  你准备到哪儿去?他转过头来问我。
  我准备从这条古道进山去。我说。
  那我们同路,一起走吧。他说话干脆不拖拉。
  我叫虎子。我说:怎么称呼你呀!
  我没有名字。他用拿马鞭子的右手指着缺了的右耳朵又指了指左耳朵说:因为我只有一只左耳,人家都喊我只耳朵,你就叫我只耳朵吧。
  我没有问他右耳朵是怎么缺的,是妈肚子里生出来就差一只耳朵,还是有别的什么原因呢。俗话说,打人别打人家痛处,说人别说人家羞处,这恐怕是做人处世的哲学吧。我问你是摄影师?
  还说不上。他说:拍点风景照片罢了。
  我们骑马来到玉石街。就是那条茶马古道的起点地。一条石板路像梯子一样掩蔽在树林中间,左右两边是一排排老式板壁房子,杉树皮盖顶,已经长起了一层嫩绿色的青苔。因为是木头板壁房子,在房子的中间地带修建了一口太平水池,用来防火。房子分为两层但进深长,里面那些小巧玲珑的房间,设有烟馆、酒店、旅店,供那些上上下下的马帮、骡帮、烟帮享用的。此时,我的视觉发生了变化,眼瞳里出现了马帮、骡帮、烟帮队伍,特别显眼的烟帮还背着枪,耀武杨威的;耳门里老响着马蹄得得,骡铃叮当,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声音;鼻腔里的酒味、大烟味、屁味、臊味臭得换不过气来……
  这时候,从一扇破旧门洞里钻出来一条黑大汉。那人五大三粗,宽大的身背只穿了件白麻布坎肩,右肩上搭一张擦汗用的旧毛巾,形象如武都头一样。他横眉立目地看着只耳朵,右手捏着腰间里的吊刀,那架式要动手杀人了。看到他那副凶悍的神情,使我有点吃惊。我怀疑他是一个强盗。我心里说:我和只耳朵是萍水相逢呢,我们一路上都很友好,你一出现怎么就平地起风波呢?况且,我们的马褡子里只有一件毛衣和一些卷好了的烟叶,这些东西你拿去有什么用呢?于是,我大着胆子向手捏吊刀的黑大汉很友善地点了点头,笑脸问他在这儿住么,或者问他到哪儿去?黑大汉不回话,只是把我从头到脚仔细地打量一番,又用同样的目光瞧了瞧只耳朵。这时,我看见只耳朵突然脸色煞白,站在那里打抖,显然给吓坏了。我们这种僵局持继大约10分钟。黑大汉从巷子里牵出一条白马,马头上还戴着一朵红花儿。他左脚踩着马镫一跃身子就跨上了马鞍,嘴里吆喝着吁吁……打马走了。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民族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民族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