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酸人破事


□ 山 榭

山 榭

此乃儒林趣事,可做茶余饭后之谈资。故事发生在上个世纪末至这个世纪初,地点是门虫出版社和它周遭的出版大院。假语村言,真事隐去,勿要对号入座,可免自寻烦恼,倘能博君一粲,在下亦已足矣。

BP机

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街头流行BP机。

这个故事发生在BP机流行之初,地点是门虫出版社的文教编辑室。

就像早年人们拥有一辆自行车或时下人们拥有一辆小轿车便代表流行和时尚一样,那阵子,谁要有了BP机,显然,谁就是有钱人,是领导了时代潮流的人。这有一个证明,那时年轻人结婚,小伙子送姑娘金项链,姑娘往往送小伙子BP机,小伙子将其别在皮带上,这就像当年八路军首长腰间插着一支手枪一样神气。

这天已经过了八点半,编辑部各位开始伏案看稿,屋里静悄悄的。林家福姗姗来迟。平日,他也经常迟到,迟到自然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所以,往往蹑手蹑脚地悄悄进来。

今天,他却不是这样。

他穿了一套灰色的西装,扎了红色领带,白衬衫外面有一件绿色毛衣。通常,毛衣没有塞进皮带里面,大家都知道,那样穿着太老土,是乡镇企业家的打扮。可今天,家福也把毛衣塞进了皮带。在办公室门口,他两手插在牛仔裤口袋里,西装一扣不扣,还把衣服的两摆甩到双手的后面。他先“呃哼呃哼”两声,很神气地在门口站了五六秒钟,就像社长来查岗一样。可是,没人抬头看他一眼,大家正忙着哩。他只好走到自己的位置上,拿着茶杯到水壶那儿倒水,一边倒水,一边又“呃哼呃哼”几声,可着嗓门说:“水开啦?”年轻的女编辑程竑头也不回地说:“你不是正在倒水吗?”那口气里的意思是,水要没开,你能有水喝吗?真是奇了怪了。家福自己也觉得好笑,一边倒水,一边问水开了没有。他只能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编辑部又归于平静。

林家福的父亲曾是三山出版社分管行政的副社长,退休时,把他安排到门虫出版社当校对,后来,混了一张文凭,就改当编辑了;而门虫出版社社长的女儿却被安排到林家福父亲退休前所在的三山出版社。这不是什么交换,搞出版,是很需要高智商的,而出版社的人生的孩子,干起出版,比非出版社的人生的孩子当然要有更多的优势。虽然遗传基因不错,可是,干出版,确实非林家福所爱,他的理想是当歌舞厅的老板。但是,没有本钱,他只能委屈在这家出版社,为学生编编作文之类。

坐在位置上,林家福依然静不下心。他又把西装的右摆往后甩,低着头,手在BP机上摆弄,玩赏。哦,他买了宝贝了!哎,这上面怎么有个斑点呢?他立即解了皮带,连套带机,很隆重地将BP机脱下,是有一个小斑点,他用食指在舌头上沾了一点口水,然后使劲搓,还好,一搓就干净了。他把BP机再套进皮带,站起来,扎好皮带,把裤子往上提了提。坐下,喝了一口茶,又“呃哼呃哼”几声,除了他的“呃哼”外,编辑部还是一样死静。

他坐不住,站起来,西装两摆又往后甩,双手再插进口袋,他走到程竑桌前,肚子还稍有点前凸,笑道:“改稿呀?”程竑抬头看了他一眼,也笑着说:“是呀,发稿时间到了,来不及了。”又埋下头继续干活。他又以一样的身姿走到老编辑郑慧泉面前,亲切友好地说:“老郑,正忙哩。”老郑也礼貌地抬了抬头:“是啊,忙。”又接着工作了。他犹疑了一会儿,还是走到老大姐旷苗青前面:“大姐,在看什么稿呀?”大姐倒是站了起来,拿起茶杯喝了一口水,用手拍拍右肩,扭了几下腰,不无发现地说:“哎呀,西装革履,像新郎一样,你今天要回娘家呀?”边说边去倒水。不过,这也没有引起大家更多的关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福建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福建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