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我在广播下听你的节目


□ 纪云梅

我在广播下听你的节目
纪云梅

那天傍晚回到家,没有见着父亲。母亲说:“这个时候,他一定是站在街东头的电线杆旁的广播喇叭下。”
那个时段,正是我主持的节目重播的时间。为了方便父母亲的收听,我为他们买了好的收音机。可是听母亲讲,逢到有我的节目时,父亲总是站在镇上的广播喇叭下听。
我心里有隐隐的不悦。我觉得父亲有点太过张扬。母亲继续着她的讲述:“你爸站在广播下,有熟人问他时,他总会指指喇叭:我闺女的声音。她既写文章,又是节目主持人。”母亲接着说:“你爸知道你心里委屈,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让更多的人知道你是优秀的,你没有工作,不是你不好,而是这个社会用人制度不好。”
我的不悦开始慢慢褪尽。其实我一直不喜欢父亲在人面前对我的吹捧。尤其是碰到官,哪怕只有芝麻绿豆大,他都要对人家不厌其烦地说起我种种的好,从小学大学到我得过的一大摞形形色色的获奖证书。那些人听了最多只会应付式地说一声:才女啊!别的又能怎样呢?我觉得经过八年的求职之路早已经把这社会看得很透,但偏偏父亲为什么还这么幼稚?

我为了一个编制努力了八年而终致失败。我开始做临工,心里一直是屈辱的。拿不到别人五分之一的钱,干超过他们两倍的活,还得遭白眼,受闲气。我只有在文字中渴求平等,我只有在我的另一份临工——主持节目时温文尔雅地说这个社会的繁荣、昌盛、健康和善良。
父亲可能觉得自己的无能导致了我的现状。其实是我们无力改变这个社会的某种游戏规则。于是我对父亲说认命。我做临工一直是父亲的一个痛。他一直想帮我,但他只是一个清高且有点迂腐的最低层的知识分子,又能帮我什么呢?于是他选择了诉说,祥林嫂般的对人说我的好。他希望通过这种方式能让更多的人看得起我,其实我知道他也是在讨好我,没想到却让我越来越鄙视他。
母亲的话还在继续:“你爸把有你文章的报纸都收着,只要有亲戚朋友来,他就拿出来让人看。”
其实父亲只能看到当地的两份报纸。他每天都到隔壁的单位看,第一时间便去找副刊,发现我的文章他就问人家要来这张报纸。单位的人也任他拿。父亲会喜滋滋地指着我的名字说:“我女儿的文章又发表了!”
母亲说,因为一周有我的两期节目,父亲每个星期都会站到喇叭下四次,一次半个小时,无论炎热还是严寒。
我向街的东边走去,远远地看到一个瘦小的背影站在广播下。果然是父亲!我看见一个熟人向他打招呼,然后看见他抬起右手食指指向电线杆上的喇叭。我的泪倾泻而出!
等父亲回家,我要告诉他,我的文章现在在全国各地的许多报刊上都有发表,我的文章上了好几种杂志的卷首,我的照片和我的简介还一并附在了近期的某种杂志上。我主持的节目赢得了越来越多听众的支持和肯定。以前我都瞒着他,但从此以后,我得知喜讯的第一时间,我都会告诉我的年老的父亲。
从此以后,且让父亲去吹捧吧。哪怕我只是一个临工,我也会让父亲为我骄傲!
责任编辑 曲圣文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06年第10期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