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被噩梦追赶的人


□ 李 浩

  警察来过的第三天,早晨,肖德宇再次被自己的噩梦所惊醒。坐起来,阳光已经照在第三根窗棂上,它们泛起一片片细细的波纹,他的那个梦,也缓缓沿着波纹的方向褪去,被收拢到一个很小的点上——但噩梦中那种心悸的感觉还在,它压在心脏的上方使心脏出现下坠,肖德宇费了很大的力气才将自己的心脏提到正常的位置上。
  “又做噩梦了?”肖德宇的妻子凑过来。她的脸色里带着明显的紧张。
  肖德宇没有说话。他的眼睛盯着窗棂,空气里有几条丝状的尘灰在那里悬浮,飘动。“又梦见他了?……”
  肖德宇微微点了点头,他的动作幅度很小几乎无法察觉。他妻子叹了口气,“真不知我们怎么欠他的。”这时肖德宇有了反应,“嘘”,他直了直身子,然后重新躺回到床上。
  “你看他那张脸!命中带着呢!”肖德宇的妻子将一件什么物品收走,到外屋里去了。肖德宇还在盯着窗棂,他仍然有些恍惚,那个噩梦似乎仍在他大脑的某处潜伏,随时准备浮现出来。
  那个纠缠他已经很久的梦,它既没有淡下去也没有变得斑驳,相反,它越来越清晰,甚至带出了颜色。在梦里肖德宇发出了巨大的呼喊,但这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他吓不掉梦里突然渗出的颜色也吓不去那个步步逼近的脸。那张脸。那张带着同样的惊恐,满是血迹的脸。
  那张脸,是他弟弟肖德宙的。在瓦村,许多人都说他们哥俩长得很像,肖德宙是肖德宇的翻版,是年轻几岁时的肖德宇。这些日子,肖德宇只要一躺到床上,肖德宙那张沾满血污的脸就缓缓浮现出来,即使肖德宇还没有真正地睡着。那张脸堵在他的面前,贴近了他,让他的呼吸变得急促而困难。整个梦都是黑白的,可最近,从肖德宙脸上垂下的血却变成了暗红色,仿佛爬行着的蚯蚓,仿佛还冒着气泡儿。肖德宇冲着那张脸大喊,“我是你哥!我是你哥啊!别逼我!”……
  尽管窗棂上的阳光很厚并且慵懒,但屋子里的风还是很凉,肖德宇感觉它们吹进他的衣服内部,冲着他的汗毛一遍遍吹着。梦在缓缓退去,收缩,到一个小点儿之中,然而那些肖德宇一直熟悉的家具,座钟都变得陌生起来,他感觉自己置身于一个另外的世界。
  他用力甩了一下自己的头。
  他感觉,大脑里有个坚硬的东西被甩出去,掉在地上。
  从厕所里出来,肖德宇现在已摆脱了那种恍惚的感觉,他看见妻子已回到家里,从他的方向首先看到的是妻子硕大的屁股,它举着,而妻子的头低下去,频频点着,口里还念念有词儿。“你在干什么?”肖德宇问。其实这完全是一句废话,对他来说。
  “烧纸”。
  肖德宇站在妻子背后,看着几张纸变成火焰,变成灰烬,它们飘得很高还带着星星点点的火。肖德宇看着妻子的屁股,说实话当时他并没有将它和“屁股”联系在一起,也没将它和自己的妻子联系在一起,它像刚才那些家具座钟一样陌生。
  妻子站起身来,肖德宇却俯下身子,抓起那些还没有烧的纸。“你要干什么?”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