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寻找属于自己的句子


□ 陈忠实

  之十三 原的剥离
  
  我在上世纪80年代初发生的精神和心理剥离,延伸并贯穿着整个80年代,既涉及现实和历史,也涉及政治和道德,更涉及文学和艺术。这种连续不断的剥离的每一次引发,几乎都是被动的,一种新的政治理念和新潮口诀,一种新的文学流派或一种文学主张,一种大胆的生活理念和道德判断,都会无一例外地与我原有的那些“本本”发生冲撞,然后便开始审视和辩识,做出自以为可信赖的选择。这种剥离一次接一次发生时尽管多属被动,而一旦我面对其颇为艰难甚至痛苦的过程时,却是一种走近决绝的挑战心态。只所以有这种心态,在于我此时甚至稍前对自己做过切实的也是基本的审视和定位,像我这样年龄档的人,精神和意识里业已形成了原有的“本本”的影响,面对80年代初生活发生的裂变,与原有的“本本”发生冲撞就无尖逃避。我有甚为充分的心理准备,更有一种更为严峻的心理预感,这是决定我后半生生命质量的一个关键过程。我已经确定把文学创作当作事业来干,我的生命质量在于文学创作;如果不能完成对原有的“本本”的剥离,我的文学创作肯定找不到出路。我以积极的挑战自我的心态,实现一次又一次精神和心理的剥离,这是纯粹拷问自己的一种选择,说来也是很自然的一个过程。
  确凿在我意料不及的是,这种自我选择的纯粹拷问自我的精神和心理剥离,竟然拷问了地理上的白鹿原和正在酝酿着的小说《白鹿原》,自然是拷这原上的人,在我已确定的上世纪之初,无论男人和女人,也遭遇到一种精神和心理的剥离。这个绵延了两千多年有文字记载的白鹿原,遭遇或者说开始发生了划时代的剥离。相对于渺小的我的剥离,这是一座原的剥离。
  横在我眼前的这座古原,据《竹书纪年》的文字记载,“有白鹿游于西原”。这座位于蓝田县城西南方位的原,便有了新的名称白鹿原。白色的鹿被先民看成神鹿,将给这座古原带来吉祥。民间传说里的神鹿原带来的吉祥已经具体化形象化,风调雨顺,五谷连年丰收,毒虫自毙,痍疬廓清,尊老爱幼,邻居以及村舍人群之间都是彬彬礼仪,夜不闭户,更无仇杀……读到原上先民寄托在一只被神化了的白鹿身上的想往里的生活景象,当即联想到早已储存于心底的共产主义的美好图景,这是在中学课堂上政治老师绘声绘色灌述给我的生活画面。我颇为惊奇,几千年前白鹿原上的先民理想中的美好生活构图,与几千年后包括我在内的信仰不渝共产主义的人们所憧憬的天堂般的生活图景基本相同,差别仅仅在于,先民把这种美好的生活理想寄托在一只被神化了的白鹿身上,而我所信奉的共产主义,却一直坚信依靠全民的艰苦奋斗努力创造来实现。我不在意民间神话传说和作为科学理论的共产主义的不可类比的差别,但有一点却使我顿然豁朗,人对于富裕和和平生活的想往和期待,从先民时期就开始构思了,其实这不过是作为人生存的最基本的要求。然而,原上的先民把这种想往和期待只能寄托在一只被神化了的白鹿身上,供一代一代的人继续想往继续期盼继续咀嚼,从来也没有实现过。重要的历史典藉有提及白鹿原的几笔,《只记》“鸿门晏”写的“沛公军灞上”,据今人考证就是白鹿原的西北角,可以俯瞰西安,晴朗无雾时能远眺咸阳。汉文帝看中这块风水宝地,钦定白鹿原北坡为自己的墓葬地。类为灞河从北坡下流过,文帝陵便被命名为灞陵,白鹿原随之又称灞陵原,也称灞上。到宋仁宗天后年间,大将军狄青在白鹿原西头屯兵操练,准备征剿西夏,这座原又改称为狄寨原,一直延用到现在。地方县志上关于白鹿原的记载颇为精细,却多为兵荒马乱和自然灾害造成的生灵,几乎是不断重复着的这样那样的无计逃躲的灾难,包括几次大毁灭的人祸和天灾。这座原沉重非怆到令人不敢翻揭的历史,在我面对它的时候,却基本保持着几乎不动声色的平静心态。不是我冷寞,更不是孤傲,在于我粗识中国漫长的封建历史过程里,白鹿原不过是小到不起眼的又一个演释之地罢了,开明皇帝治下的短暂的太平安宁,更多的却是荒滥帝王执政和改朝换代过程里漫长的难得聊生的灾难。白鹿原不仅不是世外桃园,而是兵家必争的掠夺长安的军事重地。我有这样的意识,不会发生惊诧;更关键的一点,我几乎从一开始就把心思确定在20世纪到来的时段上,原来没有想去细究这座原悠远漫长且沉重的封建历史。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小说评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小说评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