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揪心喜欢(组诗)


□ 曹翔(普米族)

作者简介:曹翔,普米族,1968年生于云南丽江泸沽湖洛水村。2006年开始文学创作,曾获第九届全国少数民族文学创作“骏马奖”,第六届云南文艺基金奖等奖项。云南省作家协会会员。

◎曹翔(普米族)

格姆女神

在这被露水打湿的黎明

我看见格姆女神坠落了-一滴泪

那么干净,那么热烈

我擦洗着你闪闪发光的眼球

我感到我是一群人,失去了故乡

如果我的召唤失败了

我所神往和聆听的年代

它记得鸟声灼伤成最后一道创伤

倘若我抒情,没有一个词语能表达我的悲伤

一千年我们都在相爱

一千年我怀着绝望的希望夜夜等你

如果这是你最后的一滴泪

那我就将它编织成一根永恒的哈达

系在命运这日渐消瘦的脖颈上

然后在一株荒草的背后

进入古老的弥留

揪心喜欢

把连绵的思想叠放于

格姆女神山的阴影

无数的鲜花怒放在马蹄声中

山巅的狮子凝固成石

喧哗的身体突然寂静无声

敲疼了我的忧伤

一个故事已经悠远了

那时我常常坐在石头上凝望东方

唯恐一眨眼

错过邂逅格姆女神

最初的朝拜者

闭眼做着朦胧的梦

我还要什么呢

被抛弃的翅膀,丢失的泪

一场透彻的暴风雨

一只布谷鸟的轻轻啼叫

或者屋檐上公鸡的一声报晓

都是我揪心喜欢的

家乡,不说忧伤

在泸沽湖,我熟悉得一塌糊涂

却又逐渐刻骨铭心地陌生起来的土地上

除了经幡在风口唱经的声音

已经没有几个人陪伴我的忧伤和孤独

湖边,渴死的沙粒

枯萎如针刺

天上,没有风没有雪

没有一个意外的雷击,或者

一个唱着最初歌谣的声音

说出心中的怜悯

有人把一块块黄昏装进兜里

有人把一把把光阴弃之脑后

老祖母深藏于最在意的仓柜底层

赖以支撑脚步的拐杖

那些原本朴实善良的父老乡亲

他们受了世俗的怂恿

已不复从前的单纯

他们的心思高过蓝天白云

豪迈地遗弃了土豆和火种

他们的村庄在岁月的大梦中

像一颗冬日落雪的刺松

惊疑地听着断裂的声音

在那个难以言说的夜晚

唯有一只被遗忘了名字的爪子

紧紧抓着一只即将淹没的猪草船

夺眶而出的热泪

与世态炎凉没有丝毫关系

月色下,我自孤独

让人浮想联翩的

让人心花怒放的

除了月色里扑朔迷离的走婚

是呼吸是梦境是年华

那一夜的月色

覆盖我婉转曲折的爱情

闭上眼睛的顷刻

带走了湿漉漉的过往

明月无声

感受深邃的寂静从四面围合

把一场爱情还给泸沽湖

把月光当成玫瑰

是的,我感到了一丝恐惧

纵然我紧紧地攥着爱情的种子

也许,区别只在于

盛开与凋谢

一只蝴蝶违背春天的诺言独自离去

仿佛对方就是各自生活的梦境

有些事物逐渐老去

索性,仰头向天吧

责任编辑安殿荣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揪心喜欢(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