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鸳鸯锦


□ 姜燕鸣

  一
  小玉记得,她最初见到陈先生是在那个深秋的下午。
  那时小玉正在厨房里做事。王经理来了,姚小姐就让她到客堂里听着电话,如果是陈先生打来的,只说姚小姐不在家,然后就把那边的房门关上了。
  陈先生与姚小姐已有三个月的交往,只是没上过门,几次见面都在外面。姚小姐是不想让王经理碰见,免得彼此尴尬。王经理是姚小姐的上司,两人的关系也似乎不同一般。王经理隔三差五都要来姚小姐这里,有时是拿材料要姚小姐校对誊写,有时是顺路上来看看。但王经理一直没有娶她做外室,总是这样不远不近的。时间长了,姚小姐也知道跟王经理没有指望。何况他的心又不在一处,吃着碗里,候着锅里,还惦着另一个人呢。每次来,王经理就会找理由与小玉套套近乎。姚小姐看在眼里,心里总有些不是滋味。但在没有物色到更心仪的男人之前,这房子和每天的开销还得有人替她垫着。何况她也知道王经理的厉害,不到时机成熟,她还不敢贸然离开王经理。但姚小姐也不是个省油的灯,进入汉口的社交界后,眼眶子大了,面对那些风度翩翩的俊郎阔少,怎不会芳心萌动呢?当然,她对那些投之以桃的男人们还是含蓄的。不敢放得那么开。王经理在中统里挂着头衔,他有时不在场,那些小弟兄却像影子似的神出鬼没。也因此,她与其他男士的交往就不敢在公开的场合下进行。跟陈先生认识,就是在一个朋友的家宴上。当然姚小姐对在《时报》做记者的陈先生还是谨慎的。据说那报社与共党分子有联系,已经在中统的掌控之下。姚小姐虽对陈先生存有好感,也没确定陈先生就是共产党,但毕竟有嫌疑。而且在陈先生的文章里,就有不少对当局不利的过激言论。王经理已经注意上他了。由此,对两人关系的发展肯定是不小的阻碍。或者说根本不可能。上面要是知道了,说不定拿她当共党嫌疑论处。但姚小姐总归抵御不了诱惑,还是一直与陈先生来往。那次陈先生打来电话,小玉接了,一口标准的国语,声音也很好听。小玉才明白姚小姐为何断不了与陈先生联系。姚小姐偶尔提起陈先生,总是欲言又止的样子,说陈先生的有些想法让她陌生和新奇,又让她无可辩驳。她感到累,又不想放弃这个男人。小玉听到这些,对陈先生也多了一份兴趣,他像个谜似的吸引着她。又听说陈先生的报社也在交通路上,离她们这里很近,可就是一次也没见着。昨天姚小姐还说要请陈先生来坐坐,小玉正高兴着呢。可是王经理突然来了,姚小姐只得要小玉出来挡一挡这事,免得叫陈先生碰上了。
  姚小姐来自重庆,在正中书局工作也不过半年。被书局聘用后,才知是中统所办,为的是监视交通路上的一些进步书店和报社。姚小姐虽说只是初中毕业,但聪明漂亮,又写得一手好字,颇得王经理器重,经常带其出入各种社交场合。王经理瘦瘦精精的个子,看人的时候,总是阴阴地盯着你,让人胆寒。他还总爱穿一件格子西装,不知是尺寸过大还是人太瘦,在他身上总是浩浩荡荡,拖泥带水,没一点儿款形。小玉一想到姚小姐落到这种男人的手中,就有些惋惜。后来才知,王经理是个很有手腕的人,在汉口的政界很有背景,据说他的姑父还是政府里的一位次长,难说姚小姐是为了高攀不成?此时姚小姐屋里又传出几声嬉笑,小玉听得刺耳,索性走到了小阳台上。
  阳台正对着交通路口。斜对面并排着几家书店,楼下来来往往的人们,大都是来买书的。此时是下午三点多钟,正是书商们进出货最忙的时候,门前总流动着大批的客人。斜对面的里弄却比较安静,连走动的人都不多。深秋的阳光还在暖融融地照着,阳台朝着南面,正毫无保留地接受阳光的亲吻。小玉的眼睛被刺得半眯着,她看到无数金色的小颗粒在眼前飞舞,落在树叶上,墙壁上,路面上,行人的脸和衣服上,全都闪着橙黄色的微光,显得迷离而深厚。对面的房屋背着光,只有屋顶上的黑瓦闪耀着成片的金色,反衬着房屋的黯淡,像是一幅泛黄画卷的背景。小玉朦胧地想,她生母的家会不会就在这片房屋里呢?或者,就是楼下那些做着家务,聊着家长里短的女人中的一位?她但愿是这样的,她喜欢这种踏实温暖的感觉,就像汉阳乡下的家,已去世的养母……她的心收缩了一下,不禁闭起眼睛,顿时呈现一片血红,觉得刺眼,马上又睁开了。一时满眼都染上了红色,天上,地下,房屋,连阳台外的竹竿上晒着的被单和羊毛披肩都变成了红色。她看得受不了,把披肩捧到脸上,把太阳的香味深深地吸进肺腑里,她的脸也渐渐焐热了。

  楼下传来一阵吆喝声。
  小玉睁开眼睛一瞧,原来是一个老头在马路边摆起了地摊。他一定是被书商们撵到这边来的。此时老头正拿着一本厚厚的旧书在向行人兜售。小玉认识些字,看见他手上拿的像是本《红楼梦》,以前养母的床头总放着一本,有一次她无意翻了翻,看到里面工笔精妙的插图,一下被那些古装美人吸引住了。她缠着母亲讲给她听,从此便认识了凤姐,贾宝玉,林黛玉,她的名字里也有一个玉字,想必是养母喜欢《红楼梦》的缘故给她起的。好像她跟《红楼梦》也有了某种联系。此时,小玉的神志一恍惚,就感觉老头手里拿的就是她家里的那本。这当口,她又瞧见一个穿长衫的先生已闻声走到老头跟前,将那本书拿到手里翻看了几下,就要掏口袋,准备买下那本书。小玉心里一急,不留神就把那条披肩扯掉了,小玉的手没抓住,它便借助风力蝴蝶似的飘飘悠悠地往下飞去,小玉只能干瞪着眼,见它一路斜抛着往下坠,就要落到阴沟里了,她便急得哎呀哎呀地叫着。这时,就见那先生快步上前,伸手一把抓住了披肩。小玉心头一阵乱跳,生怕他拿着披肩走掉了,急得正要喊,那人似乎感觉到了,他抬起头,瞧见到阳台上红了脸的小玉,不由笑道:“你是小玉吧?”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