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蝶中蝶


□ 陈祖芬

  弓和弦的爱情故事
  
  有一个爱情故事,一个叫弓,一个叫弦。弓在弦的身上缱绻,弦在弓的律动中交欢。那是把爱情演绎得淋漓尽致的现代舞。一曲拉完,弓还是离不开弦,欲离又止,欲说还休。弓,终于一狠心离开了弦,离开了,离开了,走进了哗哗的雨声里。
  是弓或弦的倾盆的泪雨?不,是哗哗如雨的掌声。那是2006年11月3口的北京音乐厅,陈钢作品音乐会上,一把小提琴,用弓和弦的肢体语言,诉说着不尽的眷恋。
  时间倒回去五十来年。1959年5月27日下午,上海音乐学院在兰心大戏院有个新作品演奏会,十八岁的学生俞丽娜用小提琴拉起了《梁祝》。最后…个音符淡出了,远去了,整个剧场的人也都好像随风而去了。二十出头的学生陈钢在侧幕条后直着急,怎么没有掌声?这是他的第一个作品,和管弦系的同学何占豪合作的,他完全不知道这个作品好不好。
  剧场出现了一个休止号,又一个休止号。终于,掌声响起来了,俞丽娜谢幕。掌声响个不停,陈钢和何占豪走到台前谢幕。掌声不肯罢休,俞丽娜又谢幕。鼓掌的人们泪光闪闪,那如雨的掌声是泪水的倾注?掌声停不下来了,怎么办?指挥说,再演奏一遍!
  陈钢写《梁祝》的时候,正在经历一场梁祝似的注定是悲剧的爱情。陈钢在上海音乐学院的同学那里看到了一张北京姑娘的照片,一派纯净;然后便如《聊斋》故事里爱卜画中人那样爱上了照片人,一片痴情。与“照片”的通信便贯穿在《梁祝》总谱的创作里。不知道是陈钢把初恋的纯美注入了五线谱,还是那一个个音符已经暗示着陈钢爱情的全部。陈钢是“右派”的儿子,“照片”的家庭是革命干部。陈钢奔赴北京上进北海公园与她相会,远处的白塔上,传来凄婉的小提琴——正是《梁祝》中梁山伯与祝英台的别离。
  陈钢的父亲陈歌辛曾创作了《玫瑰玫瑰我爱你》、《夜上海》、《渔家女》、《永远的微笑》、《恭喜恭喜》等上世纪三四十年代的老歌。现今梁朝伟和张曼玉主演的《花样年华》,主题歌就是炼歌辛的《花样的年华》,周璇唱的。上个世纪五十年代,陈歌辛成了“右派”,在安徽白茅岭劳改。1961年,玫瑰飘逝,零落成泥化作尘,享年四十六岁。陈钢非常痛悔地想起自己十四岁参军时,还觉得父亲没他革命,还对父亲说:你也要学习劳动。父亲说:你会挑担子,我会挑音符。我挑音符并不比你挑担子轻松、低下。到了六十年代中期,陈钢也步其父后尘进了“牛棚”。如果玫瑰玫瑰不可以爱,怎么可以爱梁山伯与祝英台?
  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的故事,现在讲来,恍若隔世。没有隔世的,是这首情动于中故形于声的《梁祝》。1997年7月2日,香港回归的第二天,在好莱坞的碗形剧场,吕思清的小提琴刚刚拉响了《梁祝》的第一个乐句,碗形剧场周围的山壁便噼噼啪啪爆出掌声。拉响一个乐句,便点燃了一个中国的情感符号。好莱坞的山坡又好像为《梁祝》筑起了层层回音壁,掌声从回音壁上一浪一浪地震响起来,又一下一下重重地撞击着陈钢那音乐家的敏感的神经。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杂文选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杂文选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