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炸日本面包


□ 王方晨

女英雄白齐格的到来,真是惊心动魄!
村外寂静的雪野里,冒出个新鲜红点,都说不准那是什么。是梅花,也像是烟头……直着朝村子来啦。村里人就看见一辆红车,车头上还贴了一个大红“春”字。红车像是从天上掉下来的,用天上的云擦过啦,车胎也都黑亮得晃眼,就那么干净的一道红光,从人们眼前晕晕掠过,在葵花大娘家院门前戛然而止,车轮后“噗”一声喷出一团雪粉。走下一个年青女人,穿着像头豹子;还有个年轻男人。
那“豹子”就是女英雄白齐格。白齐格浑身毛茸茸的。司机也下了车,打开后车盖,从里面拿出大包小包。年轻男人不动手,挺挺地站在白齐格身后。白齐格和年轻男人走向葵花大娘家院门,司机就拎东西跟上,来回拎三次。车子开走,留一地硬雪。人们这才各自朝葵花大娘家小院靠近,还真有人说刚才怎么看见进去一头豹子,别把葵花大娘给吃喽。一个叫小鱼儿的俏姑娘的声音响起来:“人家那是貂皮子大衣!”便听几个人噱笑道:“俺们都不知道那是貂皮子大衣。”
人们站在葵花大娘家院外,连小鱼儿都没再往前走一步。葵花大娘家屋门,闭得铁紧。白雪覆盖的院子里,只有男人女人深浅的两行脚印,看得久了,就在雪里静静游移,好像还在往屋里走。
屋门“吱呀”一声,小鱼儿心里格登一下,出来的却是那个年轻男人。小鱼儿从眼角看见,年轻男人站在屋檐下面,咧着线条俊俏的嘴儿,朝人们无声笑,看不出一丝羞怯。一团雪从屋檐上掉下来,落在他头上。院外爆起一阵笑声,却异常短促。年轻男人头顶一些白雪,就像他很乐意白雪掉落在他头上似的。他还在朝院外微笑,小鱼儿断定他看见了自己。她想到,如果那年轻男人朝自己走过来,自己决不躲开。
可是,没等那男人迈步,白齐格就从屋里出来了。白齐格满面笑容,身上还是那件貂皮子大衣,一头的饰品,明晃晃的,像肩膀上扛着个灯笼。随着白齐格的走动,那些光就左一闪,右一闪……闪闪烁烁,小鱼儿觉得比太阳光更亮,最少也比太阳光更纯净。
在那光里,白齐格笑得像朵大牡丹花。她看到了小鱼儿,朗声说:“小鱼儿,你也扭捏起来啦!这是你姐夫。”她能叫出小鱼儿的名字,让人们都很感动。她离村的时候,小鱼儿不过是个小丫头。七年时间,她才回来过这一趟。村里很多人都已把她的模样淡忘了,不曾想她还认得他们。她走过来亲热地打招呼。人们才醒过神,腿缝里的小孩子,就已接住了她递过来的东西。一股陌生的香味,熏染着凛冽的风雪的气息。
人们都不由得感到一丝尴尬。就说:“噢噢,得回家剥玉米去啦。”总之,各有各的借口。人群开始散去。得了白齐格东西的小孩子,也散了。
白齐格笑着说:“回头再去看你们啊!你们走好啊!”

女英雄白齐格让葵花大娘措手不及,村里人更不用说了。村里人事先一点风声也没听到。
白齐格给她兄弟爱小通电话,说要回家过年。葵花大娘让爱小把电话打回去,说你不用来了,爹死两三年了,你回来也见不着了。白齐格就在电话那头直哭,让爱小问问她娘想不想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