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保“黄”派:死要面子活受罪


□ 黎元锴

  这年头,看似天下太平,实则人人都有股抑郁之气,见谁谁不顺眼,谁红跟谁急,大案要案层出不穷,贪官污吏一揪一大批,人人拍手称快,却也有点胆战心惊,殊不知什么时候类似的厄运会落到自己的头上,在这个打倒的过程中本身就是对自身历史的某种否定,不过说得好听点,也是一种进步,是纠正。在文化领域内也是如此,跟当年军阀混战似的,打这个,保那个,这还是咀里鼓捣出来的,暗地里拉帮结派兴风作浪的,不知还有多少,人人都有自己的神明供奉着,吵来嚷去,唾沫星子满天飞,却离神明自己护佑众生的愿望相去甚远。前有批鲁挺胡,现有扫黄保黄,看似热闹,活力非凡,实则有些自欺欺人的架势,这些“黄迷”粉丝都太认真,人一旦陷入情绪,就易陷入偏见,结果把有意思的东西搞得趣味全无,成了大众排泄积怨的出口。想想鲁迅的勇气,胡适的识见,黄裳的文采,韩石山的脾气,哪一个不令人舒坦,不令人振奋?现在呢,人们竖眉瞪眼,非要摁倒一个,重塑一座神明来。好在封建社会已经过气近百年了,社会主义天空下是讲求无神论的。
  闲话少扯,且说近期《山西文学》上有篇荆时光的文章,《将保黄进行到底》,粗一看,当时还暗地里喝了一声彩,国家三令五申,坚决扫黄打非,而他却敢明摆着和政府叫板,想不到还真有这样的先行者。可是,看着看着,结果和我想搜寻的东西扯不上半点边,原来要保的是个老头儿,他叫黄裳。唉,黄迷们干点什么不好,烧点纸,进点供,总还有个主子在,高兴了给点阴骘,可非得张牙舞爪的,行动还没搞起来,名义上却先掉了一格,落到油滑,哗众取宠上去了。看这样的题目就知道了,这不是写文章,而是喊口号,口号谁不会喊,问题是现在这个社会不是一言堂,光声音大,气势凶,唬不倒人。黄裳是不是像黄迷说的那样,暂且不说,但肯定不是个完人,不然也不会与人结怨,招致诟病。这其中肯定有毛病,至于是个什么样的毛病,恐怕也只能找当事者。后来人再帮腔,考证这呀那呀什么的,都可能带了自以为是的假设。毕竟谁也无法设身处地将心比心地考虑他当时为什么要选择那样做。
  在一篇《关于“梅郎”》(《南方周末》2007年5月7日B15版)的文章中,黄裳谈到梅兰芳的一些行为时,说,“评价一个人应从大处着眼,不可着重于被侮辱损害的历史细节,就看到人物在不可抗拒的恶劣环境中的挣扎、抗拒。”同时还强调指出,“其余都是小节,可不予计较。这是处于当时那个日伪环何时代正直的人处世的原则。”可以想见,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应是黄裳本人立世的原则,那就是,除非被迫,有些事是不能做的,有些原则是必须坚守的。只是好多东西衡量别人时很容易,自己要做到却很困难。黄裳现在为人所诟病的那几件事,比如倒书以次充好从中渔利,以及杜撰文章有意曲解事实真相之类的监守自盗掩耳盗铃的行径来看,她的所有道貌岸然的宣称也就不攻自破了。
  其实,因人废文,因文废人,都带有太多的臆想。荆时光说黄裳不是个爱财的人,就举出了自己买黄书时而黄却把钱退给他的例子。这样的例子很难成立,几本书,几百块钱,又不是什么稀世珍宝,何况彼此还是朋友,送个顺水人情还落得你一辈子感激。当然,这样也不是说黄裳奸猾,在这个讲究人情世故的社会里,这些都证明不了什么,不过是礼尚往来铺垫关系交际的前戏而已。考查荆时光反驳的观点,很明显他先入为主地把自己降为了臣子,降为了仆人。这样一来,帮主人咬架自然是本分,冲锋陷阵也就不管什么公道与正义了。这也对,人伦之常嘛。但明眼人一下就能看出,黄裳至少有几件事做得不够光彩,比如为文学所购书时利己藏私+比如他把别人转赠自己的字画高价卖出。有这些缺碍好像也很正常,这也能证明黄裳是个性情中人,懂得怎么利用自己的双手,也不必因为这些而怀疑他的人品,毕竟比起那些巨贪来不过是小巫见大巫。只是他作为文化人,却没能守点道义中的节操,搞得自己贪利的本性暴露无遗,怪只怪他没有伪装好,即便作了伪,你也得谦虚点,谨慎些。最致命的错误就是黄裳自己撒谎。本来撒谎也情有可原,毕竟人都有情非得已的时候,但一时口头随意说说也可以理解,那不过是遮掩一时窘境的借口,但若写出来,白纸黑字地,就有些不道德了,死皮赖脸就成了无赖了,信口雌黄,成了胡说八道。老先生活了一大把,过于看重虚名,自己也要打造完美之身,他的成绩明摆着,大家也能看得出来,可硬要往完人上靠,不光是自讨没趣,也等于故意掴了那些闷头闷脑毫无主见的迷们一记耳光。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山西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山西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