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全家福


□ 李亚

  我们家的事儿总是没完没了,这与父亲和母亲的最初愿望大相径庭。他们自从公交战线上退休之后,原打算过一种百事不管的清闲日子,让生命的尾声充满自由自在的歌声。可是,这不过是父亲和母亲的良好愿望,就像他们那帮老帮菜一样,当年在上班时都有这么个白日梦。
  与一般人家相比,我们家的麻烦事就在于人口多,因此头疼事此起彼伏。我们这个街道有很多像父亲和母亲那样的老年人,他们没事就爱凑成一堆儿穷聊,尤其是母亲那一群快要当花肥的老太太们,一旦聚成堆儿,那个个脚下立马扎根儿,不把自己家所有的破事说完,就坚决不撤。在这种场合,母亲总是第一个发言,她老人家的开场白永远是千篇一律:“说起我们家的事儿啊,那真是一个绊子跌倒在地,摸摸脑门磕个大包,摸摸鼻子磕出两行鲜血,本以为这就完了,可是一张嘴,啪,啪,俩门牙落地上了。”
  母亲这样说我们家的事是比较形象的,虽然过于夸张,但基本上符合事实。
  首先是大哥,一年前离的婚,一个四十余岁的半老男人带着一对双胞胎儿子,因为手头有些紧,居然想出租自家的房子补贴家用,这点小事还好意思跟父母商量好几次,也不嫌丢人,好歹他也是我们家第一个获得副高职称的知识分子呀!
  再就是二哥,三十大几的人了,也没个正式职业,今天这儿敲两锤子,明儿那边夯两斧子,口袋里从来没装过一百块钱,还整天在外边人模狗样,万事都敢插手。说难听点,二哥在我们家,几乎就是父亲和母亲的眼中钉。
  我就不用多说了,没什么特点,一个老实巴交开出租的,目前和一个叫王丽的女孩腻着,一百万米的恋爱跑道我们已经奔到尽头,正准备向婚姻的殿堂冲刺。虽然事情都到这份儿上了,虽然王丽早都搬到我们家和我同居了,但父亲和母亲还在竭力反对。按照我母亲的话说,王丽“一是个外地人,二没个正式职业,虽说是个大学生,但比打工妹好不到哪儿去”。
  看看,说来说去,事情很多,我们家就没有个好时候。
  但是,这些烦人的事儿虽然给家里添堵,同时也给家里带来不少快乐。父亲和母亲完全不像别人那样,提起家里的烦恼事儿就愁上眉头,他们总是喜欢拿自家这些破事儿当作谈资相互逗乐。他们在喝酒时,一旦说起大哥的事儿,一旦说起二哥的事儿,或者说起我的事儿,只要有一件事儿让他们觉得好玩儿了,他们就会响亮地碰个杯。父亲不过是个公交车司机,母亲是他的搭档当售票员,所以他们不可能找到高层次的作乐方式,也就是按照一辈子的习惯,喝点小酒乐乐而已。
  
  大哥现在住的四室一厅,是两年前他评上高级职称后单位分给他的。最近两三个月以来,他为了想出租一间房子的事儿,给父母打过N次电话了。尽管父母都知道大哥打小就是个遇事没主意的人,但每次都还是忍不住冷嘲热讽一番,最后不说同意也不说反对。
  虽然大哥在神秘的天文研究所工作,但他的工资并不高,没离婚之前,两口子养两个孩子还是绰绰有余的,当然主要是他妻子小林能挣钱。小林跟着她哥做生意,很能赚钱。但离婚之后,小林连人带马都拉到香港去了,因为她哥生意做得好,发展到香港去了。离婚后,前半年大哥还勉强支撑,后半年大哥才意识到这婚离得太草率了,没有和小林签订孩子抚养费的问题,最终导致家庭经济危机。别看大哥说起恒星演化史来一套一套的,但是对于如何挣钱,他简直就是个大白痴。当然,也只有大号白痴才能想出这种鬼主意——出租一间房子来补贴家用。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