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说说儒学诗人松涛大哥


□ 李犁

  除了天生的秉性之外,我想一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大智慧让李松涛了然了万物的根本,让他洞见了万事万物的结局,于是他才能漠视人世间那些无益的杂事几尘,而专注于自己的热爱,和珍视最宝贵的真诚和友爱。而所有这些都是无意识的,这些都融化在他的本能中。这让他有了大视野和大胸怀,这后者让他在当年同辈人拥挤的写作圈中脱颖而出。

  与李松涛交往,你会发现一个有意思的现象,不论是举止儒雅还是习惯于没大没小不拘小节的诗人们,只要年龄比松涛小,交往久了,都一律称呼他为“松涛大哥”。这里既不叫他“松涛”,以显示与他亲密无间,也不叫“大哥”来表示对其敬仰。深究一下,就是两层意思都有,又亲近又崇敬,可以平视但绝对信服,愿意聆听但又不是外人。这就让很多人愿意去他身边,把幸福急于分享给他,更多还是把委屈和对世界的疑惑倾吐给他,以便让他指点迷津。而每次有客来,他都非常地兴奋,一定让你的肠胃和心灵都装满玉液琼浆高兴而归。所以应该给他发个奖,名字就叫:中国诗人和谐幸福贡献奖。他不仅让诗人自己和谐,还让诗人与诗人和谐,更让诗人与社会与天地和谐。前两项他用的是真理和真诚,后一个他用的是他的长诗和思想。

  在漫漫的旅途,我常常想起松涛大哥。有时我故意去探寻他不和谐的地方,但是除了他身体的有些零件总出毛病之外,生活中他几近完美,对朋友更是无可挑剔。让我惊讶的是他的宽容,不论多么有缺点的朋友,只要不是品质上的坏,他都能够接纳。而且非常耐心细心地帮助你,让你不得不在他的真诚和高屋建瓴的建议下,变得正经和温顺。这一点笔者本人就是受益者。本人年轻时候非常的操蛋,急躁暴躁加上酒精来添油加醋,常常做出让人目瞪口呆甚至怒火万丈的事来。但每次松涛都不急不躁地和我推心置腹地交流,最后让我这公认爱尥蹶子的驴变得温柔起来。嘿,有时在难眠的冬夜,回忆这些往事,我的内心会很温暖。同时我也在追思,一个一生都不说朋友坏话的人该有多么干净的心灵和辽阔的胸襟,一个三言两语就能化解别人内心块垒的人又该有多么深邃又灵透的智与慧!

  除了天生的秉性之外,我想一定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大智慧让李松涛了然了万物的根本,让他洞见了万事万物的结局,于是他才能漠视人世间那些无益的杂事凡尘,而专注于自己的热爱,和珍视最宝贵的真诚和友爱。而所有这些都是无意识的,这些都融化在他的本能中。这让他有了大视野和大胸怀,这后者让他在当年同辈人拥挤的写作圈中脱颖而出。所以任何人的成功绝不是偶然,人生就是没有终点的马拉松,你可能在一两圈时领先,但始终跑在前面的人一定有必然的过人之处的东西。所以我坚信文如其人。有时一个品行差的人,可能写出几篇中等的作品,但绝不会写出流传千古的大作。松涛是这个时代写出了大诗的人,那他的人格魅力必须也必然地是这个时代最优秀的领跑者。

  我清楚我在向大家介绍李松涛,所以我必须减少我个人与他的交往史。但是我想对那些年轻的诗人们说,请你们认真地阅读李松涛作品之后再评价。不要动不动就说某某的诗太政治。我对你们说,政治不是衡量诗人优劣的标杆,一个不关心政治的诗人不会成为大诗人。不回避政治并阐释自己的思想和独立人格才能成为大诗人。而且在政治面前一定不虚假,真实就是力量。松涛诗歌的核心一直是真实的,即使他的早期作品。虽然那是一个带着镣铐跳舞的时代,但是李松涛们并没有感到禁锢,因为他所看见和感受到的都是他认为真实的一切,青春在沸腾理想在喷薄。所以有人说(好像我在一篇评论里也说过)在一个虚假的年代单纯的李松涛在真诚的歌唱。而39岁的时候,李松涛写出了《无倦沧桑》,这部通过水浒来解析中国政治的长诗是李松涛写作的一个分水岭,从这里开始李松涛的内心和文字终于达到了统一,他开始成为一个对中国腐朽政治和文化的反思反抗反省的诗人。他的这些淋漓的文字犹如轻骑与飞刀,一路狂奔与啪啪啪,几千年的丑恶纷纷中镖。我当年读此诗时,也犹如夏夜豪饮,痛快如李白当年遥望庐山瀑布一泻千里。所以我一直认为《无倦沧桑》是松涛诗歌写作的制高点,虽然他最喜欢他后来的作品《黄之河》,但是就作品的生成而言,《无倦沧桑》来得更自然轻松,仿佛春风自然来,冰面自动开。劲小而力大,中了那句:谈笑间强虏灰飞烟灭。后来的两部虽然更有力,但就诗而言,似乎能看出使劲的痕迹。不过这三部长诗让李松涛成为一个与腐朽的中国政治决裂的诗人。我曾经在一篇评论中这样评价松涛和他长诗的价值和意义:李松涛属于这样一种诗人,他们一开始写作就自觉地把自己融入到他所生存的土地和更辽远的时空,他们诗歌中的爱与怨、愤懑和温情都是属于他所生长的时代,而和个人无关。这种特殊的心理特质决定了他们这代诗人的道德水准,决定了他们的诗歌不是个人生命的分泌物,而是整个时代乃至于人类发展所发出的声音和交响!所以我们轻而易举地在李松涛的作品中发现一个献身者的冲动、豪迈和悲壮,还有英雄主义的历险、无畏和豁达。只是到了《黄之河》,李松涛已经彻底地摈弃了早期的单纯和热情,跨越了《无倦沧桑》以及《拒绝末日》时代的激情四溅和焦虑急切,而呈现出一个从容自省和深邃沉静的辽阔境界。这标志着李松涛成功的从一个清亮明晰的抒情歌手成为了博大深沉、不懈追问和探究生命和人类生存状况及意义的智者和醒者。而《黄之河》更明显地将李松涛那孤独的求索者形象托举出来,并将他渗透在诗歌作品中的的悲悯情结以及愧疚和救赎意识推向极致。这是李松涛诗歌的精神实质和方向,也是他诗歌的价值和全部意义。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2013年第01期  
更多关于“说说儒学诗人松涛大哥”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