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蓝色降落伞


□ 郭向华


1

雨季仿佛提前来临,天空总是半明半昧。我躺在床上,犹豫着要不要起来,然后开始穿衣服,一件一件。整个冬天我都穿着一身黑,我的一半以上的衣服都是黑色的,耐脏的那种黑色。孤独生活的种种隐痛在血管中左冲右突,即使独处一室,我仍想有一个壳遮住自己的面目,隔绝周围的声音。
可是,此刻,并没有别的声音,除了雨声。
我决定四处走走……我要在地图上走出一个字来……
如果你想忘掉某个人,就大冬天去洗冷水澡,那种寒冷是很绝望的,反复几次,你就觉得想一个人反倒不是什么痛苦的事了。
真的么……
真的。
我和洞洞不常见面,却每天都要用短消息废话几句。那说明不了什么,顶多可以说,我们都是习惯寂寞而又耐不住寂寞的人。
这么多年我们都这样保持联系,混在一起。我帮他介绍过好几个女孩子,都没成,作为回报,他执意要把他最好的朋友赵小冰介绍给我,好像故意要跟我撇清关系似的。他的朋友赵小冰是个羸弱的孩子,第一次见面时,一个人坐在台阶上等我,柔软的头发在风里飘着。我走到他身边试探着叫他的名字,他斜过脸深深看我一眼,那就是他给我的第一印象了。
2月14日那天晚上我特别落寞,男友雷桐正在兰州当孝子,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许诺送瓶香水就再没消息。我想这次是真的有点伤心了。不过也许洞洞才更为痛苦呢,因为这天他失恋了。
为什么人们要残忍地提出在这一天分手呢?也许是世上每一天都有很多人分手,只是洞洞不幸撞上这样一个浪漫的日子。他只好把一大帮落单的朋友叫来聚会,看他如何伤心欲绝。
我们常去的Music Ant是一个不大的演艺吧,洞洞认得那个常在里面唱歌的年轻女孩子。此时,她穿了一件红色紧身上衣和格子花纹的呢短裙,露出一节性感迷人的小腿。可惜她喜欢驼着背唱歌,而且给她伴奏的那个面目模糊的男人不时拍一下她的屁股。这让一帮跃跃欲试的家伙——洞洞和他的朋友们——甚为不快。
洞洞正式把赵小冰介绍给我。之前,洞洞直夸赵是一个多么稀罕的、有灵气的男孩子,并强调他非常害羞。看见我俩时,洞洞先悄悄对赵说:“没有什么不爽吧?”赵用力一笑:“没有没有,相当舒畅。”于是洞洞又向我边使眼色边说:“主动点!主动!”如果没有他极力撺掇,我和赵小冰之间的交情绝对仅限于知道彼此的星座血型。
我已经和雷桐交往了半年之久。他是我大一暑假在一家报社实习的时候认识的记者,大学毕业一年,工作上却可以说屡受挫折:他曾经在一次酒宴上因为不满一位老板的言行而拂袖离去;曾花了三个月时间调查市面上的“有毒彩色面条”,前后做了大量准备工作,包括应聘进入工厂内部等等,却由于生产该面条的厂家开在本市,稿子硬是被领导给压了下来,说要保护地区工业;足坛出了“黑哨”事件之后,他又自作主张,想发表一些“独家披露”的东西,后来才发现人家出了一本书来“独家披露”也没披露出什么东西。几经折腾,他虽然忍气吞声,但对新闻的热情却大大消减了。......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长江文艺》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长江文艺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