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林纾与“娱乐化”的莎士比亚


□ 郝 岚

众所周知,林琴南不懂外文,只是靠着别人口述,自己笔录的方式翻译了上百种外国作品。其中一九○四年(光绪三十年甲辰)十月由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英国诗人吟边燕语》成为莎士比亚以文学面貌与中国读者谋的第一面。虽然理论上说早在一八五六年传教士慕维廉(William Muirhead)在翻译Tomas Milner的《大英帝国志》中已经提到了这位文豪的名字,但看来并未引起中国人的注意。林译的《吟边燕语》只是根据兰姆姐弟编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Tales from Shakespeare)译出,但当时与他合作的口译者魏易也未细加分别,他们只是在译本原作者那里写上了“莎士比”。
查尔斯·兰姆算是忠实的“莎翁迷”,而且还是绝对狂热的“惟剧本论者”。他的《关于莎士比亚的悲剧及其上演问题》在莎学界非常有名。兰姆把作家的剧本和演员的表演看作是截然不同的性质,在他以为,剧作家创造诗的想像力、把这些意象化为文字的能力和演员们把它们拙劣地朗诵出来的能力根本不可同日而语。戏剧诗人对人类心灵的高贵把握,怎么能与那些戏子为了娱乐观众的低级趣味相提并论呢?于是兰姆厌恶莎剧依靠演出推广,他宁愿将原来的戏剧编成故事集,收录了莎翁戏剧本事二十篇,以扩大它的读者群(当然,据说他的《莎士比亚戏剧故事集》是他和姐姐写给孩子的儿童读物)。但吊诡的是,当他批评别人可能会“保持故事的原有梗概,而略去其中所有的诗意——莎士比亚神圣的标记,他的伟大才智”时(张可、元化译:《莎剧解读》,上海教育出版社一九八八年版,191页),他不知道他的故事集在中国也起到了同样的效果。
中国人与莎翁这样的一个邂逅颇富意味,因为正是这样一个“故事化”的莎士比亚拉开了中国莎剧与莎学的大幕。这很大意义上影响了莎士比亚在中国的早期面貌。剧本未到,演出先行。虽然直到一九二一年,中国才有真正的莎士比亚“戏剧”译本,那是田汉发表在《少年中国》上的《哈孟雷特》,但并未阻碍在这之前八九年就已经开始的莎剧演出。
当然,林纾也直接从莎士比亚的剧本翻译过作品:一九一六年四月,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林纾的“林译小说第二集第十五编”《亨利第六遗事》,属“英国莎士比原著”,“闽林县纾、静海陈家麟同译”。在同一年,林译莎士比亚历史剧还出版了《雷差得记》、《亨利第四记》、《凯彻遗事》等,此外在他死后一年的一九二五年,商务出版单行本《亨利第五记》。这是所有林纾翻译的莎士比亚目录。这些作品,终于是林纾直接译自莎翁的剧本了,但他却仍然略去了它的戏剧形式,故事化、少对白、通篇不分段、不加标点、以叙述人口吻讲述对话等等。当然,由于这样的形式,将莎翁的名剧列入“林译小说”丛书也就没什么不妥。
世界文豪莎士比亚就这样来到了中国,但看来当时的中国戏剧界对他的历史剧兴趣远没有其他作品那么大,还是林译最早的那个《吟边燕语》更受欢迎。后人根据这些戏剧故事(而不是剧本)改编成“文明戏”。到一九一九年,中国近代早期的演出中,上演过的剧目有一百个,其中外国戏剧三十三种(法国二种,德国五种,日本七种,英国二十一种,不明国籍者二种),莎士比亚的戏剧占了二十个之多,很有可能大多是根据林纾、魏易的《吟边燕语》改编的。因为所有这些上演的戏剧中剧名与《吟边燕语》相同的颇多:《肉券》(今《威尼斯商人》)、《驯悍》(今《驯悍记》)、《挛误》(今《错误的喜剧》)、《铸情》(今《罗密欧与朱丽叶》)、《仇金》(今《雅典的泰门》)、《鬼诏》(今《哈姆雷特》)、《情惑》(今《维洛那二绅士》)等(据郑正秋主编:《新据考证百出》,中华图书集成公司出版一九一九年四月十日)。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读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读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