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何玉翎诗歌



  何玉翎 彝良角奎镇人,现就读于师专教育系,昭通师专教育学院教育系05级初教文科二班
  
  落花
  
  你还是走了,轻轻地,像风
  一丝疼痛无声地滑落
  隔着一层纸的方向,看着你
  像是看着一个赤裸裸的季节
  轻得没有重量
  
  握住一撮泥土
  
   握住一撮泥土
  像是母亲的一颗心
  在不停地刺痛我的眼睛
  阳光是多么的好
  母亲在那条山路上舒展着身影
  一直延伸到我的思想里
  母亲一生的泪水,多余的
  都留给了我前行的路
  而母亲
  只剩下一个干枯的秋天... ...
  
  迷失
  
   一阵风吹灭滚滚红尘
  来自悠远的血和肉
  瘦得像一粒脆弱的种子
  遮掩了内心的灵魂
  再次疼痛,再次落泪
  风还是轻飘飘的
  失去了重力,迷失了足迹
  
  母亲
  
  母亲坐在溪边
  为我洗衣服
  我对母亲说
  还是让我来洗
  母亲却说从小到大
  都是我帮你洗的
  这句话母亲说得像一颗针
  穿过厚厚的空气
  都可以刺伤我的血
  母亲坐着的那块石头
  有母亲50多年的体温
  她的身体连沉默的石头
  都有些讨厌
  一场洪水过后,石头
  连同母亲的体温消失在远方
  母亲似乎很忧伤
  看着缓缓前行的溪水
  她的思想停留在一个地方……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彝良文学》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彝良文学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