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离开牛栏的日子


□ 陈集益

  一
  
  故事或许要从我家的搬迁说起。
  在我十二岁那年,父亲突然决定买下生产队的房子,搬出老屋。没有任何征兆,似乎也没有什么理由。当父亲向家里人宣布这一决定时,我们都以为他在说一句属于别人的话。
  父亲不得不重复一遍:“我跟二队的人说好了,本来1200的房子,卖给咱1000,那房子不用看你们也知道,又大又敞亮,门口还有晒谷场……”
  爷爷用“简直是放屁”将父亲的话顶了回去。爷爷还说:“你给我闭嘴!你说什么?买那排牛栏住人?这房子住不下你啦?嗯?!”
  听爷爷这么说,父亲底气有些不足了:“不要说得那么难听,牛栏刷上白灰,不比老屋漂亮?老屋闹鬼,多次了……”
  父亲的话将爷爷激怒了,他放下碗筷,灰白的胡子抖个不停:“呸!你个败家子!我看是你在闹鬼!你的心在闹鬼!竟然要去买牛栏住!休想!”
  看着爷爷气急败坏的样子,我和弟弟感到害怕,又不敢离开。这时妈妈说话了:“还有你这样愚蠢的人?也不看看二队的队屋被谁买走了!别人躲都躲不及!”
  父亲阴沉着脸,一副沮丧的样子。很明显,家里人都在反对他。最后他哼了一声,兀自走了,像个被驱逐的幽灵消失在黑暗的街上。
  偏执、怯懦、敏感,父亲就是这样的人。当他遇到什么困难或者不满时,就会显得很古怪。好像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为了买下紧靠在第二生产队队屋旁边的那排牛栏,父亲天天变着法儿跟家里人吵闹。那样子就好像他有一套完整的计划,一直逼到你们没有退路,直到悬崖。有一次他把家里的碗全砸了,吃饭的时候爷爷只好把一根毛竹锯了,用竹筒盛饭吃。
  又一次,他竟然拿出了刀,站在天井里挡住了母亲的去路,说:“你们到底买还是不买?!买还是不买?!”那样子就像一个小孩儿端平了假枪,逼迫同伴从口袋里掏出糖果。
  母亲虽不怕他,但被他纠缠得很无奈。再说,我们居住的老屋确实是可怕的。阁楼上黑糊糊的,就是在白天我也不敢一个人上楼。据说那口棺材自爷爷60岁那年就造好了,它被家里人放在阁楼靠墙的地方,等着爷爷死。每次经过爷爷的棺材,我的心就会怦怦地跳起来,总害怕会从里面爬出一个青面獠牙的鬼来。而父母总有那么多事情让我去做,一会儿让我上楼去取米(楼下潮湿,米缸放在楼上),一会儿又让我上楼去抱柴火……我只好喊上年幼的弟弟,让他跟我一块儿去,可是每当经过爷爷的棺材,弟弟就会怪叫一声,跑了,吓得我比一个人上楼还要怕。
  事实上,到了最后,家里只剩下爷爷一个人在顽固地反对父亲买牛栏了。母亲虽然没有说过她支持父亲买牛栏,但默默地妥协了。
  钱,当然是向亲戚们借的。只要能想到的,能张口的,都去借了。最后还差二百来块钱的样子,无论如何凑不全了。如果凑不全这最后的二百块钱,房屋买卖契约是写不成的。但是第二生产队的人一想到卖了牛栏,每户人家都能分到一小笔钱,多数同意我家把房契先签下,剩下的钱来年补上。这就加速了我们一家搬到牛栏里去住的进程。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十月》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十月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