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三不猴


□ 李保田

丁永和解芳是一对恋人,已经交往两年多了。但是他们却不像其他恋人那样———见面之后就如漆似胶难舍难分,彼此缺乏现代年轻人具有的那种亢奋的激情
星期六,丁永和解芳去郊区的一个公园玩。到了中午,他们走出公园大门准备到一家饭店吃午饭。
路过一个居民区。那里很安静,极少看见行人。
当他俩穿行到一条胡同的中间地段时,解芳突然尖叫了一声。还没等丁永反应过来到底是怎么回事,解芳已经紧紧地将他抱住,颤抖地说:“狗……狗……”
丁永心里一惊。说实话,他也怕狗,尤其是那种凶猛的狼狗。但是当他发现尾随他们身后的是一只个头很小的白色的短毛狗时,便顿时胆子大了起来。
“别怕,”丁永安慰她说:“这是一观赏狗,不咬人。”
这只小白狗瘦小也不凶狠,好奇地扬着头围着他俩转了两圈儿,也不叫唤。
“不,我怕……”解芳又叫了一声。但这一声比上一回的声音可小多了,她又从正面紧紧搂住了丁永。
丁永突然找到了某种感觉,呼吸明显急促了。
他觉得她硬邦邦热乎乎的胸部挤压得他血液在奔腾,她面部散发出的那股水果味的馨香钻进了他的肺腑,令他荡气回肠。他感觉到她此时紧搂着他的双臂就是某首民歌里所唱的那种“藤缠树”。于是他迎合了她,在这无人的胡同里。
此时此刻,丁永从内心里很感谢这只狗的出观,是它使他对恋爱产生如此美妙的感觉。两人定格在胡同里,时间似乎凝固了。
“呲,呲呲!”突然他们头顶上传出几声怪叫。
他们吃了一惊,急忙松开手。抬头望,只见一家居民的墙头上蹲着一只猴子,它被一根铁链拴着,屁股被磨得光秃秃的露出粉红色儿,很像少女害羞的脸蛋儿。原来,刚才他俩所有的表现都被这只猴子看得一清二楚,它冲着他俩叫唤着并不住地抓耳挠腮。是这只讨厌的红屁股猴惊动了一对恋人的情感进程。猴子为什么至今还没有进化成人?据说原因之一就是猴子有时在人类面前特没眼力见儿,甚至有时还当着漂亮女子耍个小流氓什么的,而且还净耽误人的美事儿,所以上帝安排猴子永远是猴子。
“锛锛儿,锛锛儿……”
一个身材丰满性感十足的中年妇女一边呼唤着一边走进这条胡同。
于是那只白狗听到呼唤后便撒着欢儿奔向了它的主人。那位妇女将狗抱在怀里吻了狗嘴巴一口,连看丁永二人一眼都没有,便消失了。
第二天,丁永去王府井购物。他在某商店里看见了一只蹲势的用枣木雕刻的猴子,憨态可掬——这只猴瞪着眼,用双爪捂着耳朵。
丁永的目光定格在枣木猴上,他联想起昨天趴在墙头上的那只猴。
“买吗?要买可以便宜点儿。”店主很客气地向丁永招揽生意。
丁永回忆起昨天那幸福的时刻,他想买。问:“多少钱?”
“不单卖。这叫‘三不猴’,要买就得买一套,三个。那儿还有俩,你过去看看。”
于是丁永又见到了另外那两只枣木猴———做工很精细,姿势也都是蹲着,只是两爪的动作不一样,一只猴两爪捂着眼睛,另一只猴两爪捂着嘴巴。
“这‘三不猴’有什么讲究吗?”丁永问。
“当然有了,这叫作‘不看’、‘不听’、‘不说’,属于一种处世哲学和人生态度。‘形而上者谓之道,形而下者谓之器’,人生的许多事情,不是能用语言就可以表达清楚的,只能通过无言的心理暗示去领会和理解……”
丁永买下了这套“三不猴”,打算送给解芳,给她压惊。可能昨天给她吓得够戗,他这样想。他们交往两年多了,双方还没到对方家去过呢。丁永想:我应该主动些,下午就把这“三不猴”给她送去。
下午,丁永抱着“三不猴”,摁响了解芳家的门铃。
解芳打开了院门。丁永刚走进院子,突然一只黑色的大狼狗“噌”地一下冲他扑了过去!顿时把丁永吓出一身冷汗,“三不猴”也掉在地上。
“佐罗,回去!”
解芳大吼一声。那只直立起来足有一人多高的大狼狗听到训斥后,一声不吭,摇着尾巴乖乖回窝去了。
解芳解释说:“我这狗可厉害啦,咬人,可就是不叫唤。”话音刚落,那狗又从窝里蹿了出来直奔解芳,于是解芳便同狼狗玩耍起来。她一边抚摸着狼狗那起直立起来的耳朵,一边对丁永夸赞道:“瞧咱的耳朵,瞧咱的耳朵……”
“应该说‘瞧咱狗的耳朵’。”
丁永觉得解芳的话很可笑的同时也很纳闷,问她:“你不是很怕狗吗?怎么……”
解芳神秘地说:“进屋来我告诉你。”
进屋之后,解芳关好了门。“傻瓜,”解芳的瞳孔散了光,嗔怪道:“吻我。”
说完之后,便闭上了眼睛幸福地等待着。

作者简介:
李保田,男,北京作家协会作家,中国微型小说学会会员,现供职于《光明日报》社总编室。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