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写作不是作家的专利


□ 李皓

  一位在旅游企业做营销企划工作的朋友对我说:文学的又一个春天就要来了!

  何以见得?

  他说,他所在的部门,几乎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网络空间。这不稀奇,稀奇的是他们当中很多的男孩子女孩子,都在写着二三十万字的大部头的小说,发表在自己的空间里。或许他们并没有奢望纸媒的发表,但他们在网上互相交流,自得其乐……

  我有些喜出望外了。

  让我喜出望外的还有这一期的小说《桃花灼灼》。它出自一个年届中年的农村妇女之手,故事并不离奇,不过是一个留守妇女的故事。虽谈不上俗套,但绝非新颖。文字不华丽,模仿的痕迹也较重,写辽南却不乏外乡的俗语俚语——然而,这些写作上的毛病或谓之缺点,对于一个初学写作者都是可以容忍的,尤其对于一个地道的农村妇女就更可以容忍了。容忍之后就是惊喜了,惊喜于初学者的张淑清又不同于一般的初学者,惊喜于农村妇女的张淑清又不是一般的农村妇女:她在耕种家务之余,在鸡犬相闻之间,在夜深人静之际,用粗糙的手敲动着键盘。这是一幅怎样的画面!这样的画面让我们感动。当我们的编辑给她打电话,礼节性地问她在干什么,她很认真地说: “我在写作。”我们都笑了,开始有嬉笑的意味,继而我们开始由衷地感叹,后来我们下定决心:把这篇稿子发头题!

  这个决心是很大的,又是冒着一定的风险的,当相对于“民生”之大计,这样的风险又显得微不足道。如果一不小心为新农村建设做了点什么,当是最令人欣慰的。果真文坛形成一股“民生文学”之风,则是当下之幸事。

  “桃花”有“桃花”的江湖, “张小年”有“张小年”的江湖。打工出身的陈再见对“张小年的江湖”颇为熟稔,写起来驾轻就熟,底层的生活经验,道德信仰的缺失,巧妙地描述了社会转型时期的某个阶层。虽是独特的视角,却带有普遍的意义。

  然而,江湖上的很多事情是说不清楚了,很多明摆着的事情,就是没有证据。光天化日之下,太阳是唯一的证人。没法子,那就《请给太阳打电话》。太阳有电话号码吗?太阳的电话号码是多少?没法子,幽你一默!

  看来,民生真是一座写作的富矿,就看你怎么去发掘。

  《海燕》改版以来,我们一直致力于关注民生、关注当下、关注初学者、关注青年人,我们寄希望于自己宽阔的胸怀,能够聚拢更多的作家、作者、读者,汇聚一切热爱文字、热爱写作的人群,大家心平气和地在这里交流,一起谛听时代的声音,一起呼唤东方古国伟大文艺复兴的到来。

  在这里,我真心感谢前面提到的朋友:我相濡以沫的兄弟,倘使文学的春天真的在你的预言下再度来临,那么,我们何不相忘于江湖?

  作家是一条鱼,而你是另一条鱼。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