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冬韵四首


□ 梁久明

  回到冬天

  回到冬天。我看见院子里晾衣绳上的衣衫

  很快冻成了有颜色的冰片

  寒风中哗啦啦响

  要用一周时间它们才能回到布的柔软

  我看见洗衣的手在衣上忙碌

  寒冷带走它上面的水汽

  然后给它留下红线头样的裂口

  让它像冬天里冻裂的一块大地

  奔腾的河流闲了下来

  冻土点不下种子,点下种子也扎不下根

  土地就那么广阔地闲了下来

  锄头、镰刀挂在墙上,它们

  在锈里睡着了一样闲

  我看见一个孩子被揪在母亲手里

  墙头外的伙伴一边向他喊叫一边招手

  他不情愿地脱下身上的埋汰

  在母亲的呵斥中流出眼泪

  他对干净的需要要等好多年以后

  又等了好多年,那一年的冬天

  才走进他的心中

  雪又白了老家的屋顶。我看见

  母亲头顶上的冬天比去年又冷了一些

  我想对她说那年的冬天

  话未出口就已经冻成了霜雪

  第一次看电影

  是一个冬天的夜晚。在大队部房前的空场

  在拥挤的人群后面,骑在父亲的脖子上

  我看到了电影,看到了

  电影里的风雪刮进了我的脖颈里

  虽然不明白电影里外的风雪如何转换

  一场电影让我在伙伴们面前吹嘘了很多天

  事实上我只看了几个片段

  大多数时间我在

  看不见什么的大队部里取暖

  父亲背着我走五星雪路回家

  看着我脸上没有擦掉的泪痕

  母亲吐出了几句抱怨

  那一年我六岁或者八岁

  二十多年后另一场风雪带走了父亲

  近四十年后,又一场风雪

  带我走进了从前

  我想起了那场电影

  却怎么也想不起电影的片名

  那样的风雪比今天的这场要冷

  守护

  父亲躺在铺着稻草的门板上

  我跪在他的身旁,将他的手

  放在我的手里,我想

  让自己的热量传递给它

  像当年它捧着我冬天里的小手

  用它的热量烘干了我脸上的泪痕

  而父亲在我的手中越来越凉

  最终凉成火焰过后的一小撮冷灰

  有好长一段时间,我都

  不相信那是父亲

  冬天的镜头

  到了冬天,我们这些孩子就出不了门

  就挤在窗玻璃前

  哈气融化窗上要结一冬的霜雪

  露出了嘴大小的一块,像个镜头

  让我们看到外面的世界

  要不停地哈气,否则

  霜雪就会重新封锁镜头

  哈一会儿,看一会儿

  我们看到了相同的冬天,冬天里

  总是相同的一棵树

  而在树杈间跳跃的那只

  昨天的喜鹊,今天

  还没有飞来

  责任编辑马铭明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冬韵四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