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大学学报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个故事


□ 凌可新

  这个故事是妻讲给我听的。她说是她的妹妹讲的。也就是说,她是转述。
  妻的妹妹的左边邻居是个种菜专业户,冬天里烤塑料大棚。这在我们这里乡村还算是比较普通的一种职业。不过一般的人吃不来这个苦,到后来能坚持住的就不多了。她的这个邻居属于能坚持下来的一个,也可以说是个肯于吃苦的人了。
  用塑料薄膜烤大棚,可以提高局部的温度,促使棚里面种植的蔬菜生长发育。这样,蔬菜们往往就成了反季节的东西了。尤其春节期间,有许多种类的蔬菜可以批发或者到集市上去卖。每逢赶集,他都要用手扶拖拉机把数种新鲜水灵的蔬菜载着去集市。物以稀为贵,经常就能卖出个好价钱。有了钱。烤大棚的脸上才能出现笑容,才能觉得自己的汗水没有自流。
  姑且把这个烤塑料大棚的专业户的名字叫做张开门。
  张开门有四十几岁吧,人还是比较老成的。在村里人缘也可以。特别是他勤劳肯干,技术水平不错,种植出来的蔬菜质量好,四里八乡认识他的人也就比较多。不过这与这个故事没有多大的关系,一笔带过。
  张开门这一天去集市上卖蔬菜,卖得比较顺利。在他卖的几种蔬菜中,尤其是蒜苗出类拔萃,绿格莹莹的叶儿,白格生生的杆儿,嫩嫩的胖胖的,让人一眼见了就有想狼吞虎咽一回的欲望。张开门是个精细的人,他把蒜苗捆成捆儿,一捆不多不少,正好二斤。每斤一元人民币。一般的要买,都是买一捆。一捆二元,好算账,也不用分分角角地找零钱。
  张开门卖了一会儿,同村的一个人趸过来问他蒜苗怎么卖。为了使行文方便,就叫这个人张闭户吧。开门闭户,听着虽说不像是人的名字,可乡野农人的,土生土长。庄稼地里工作,文化水平也都不高。取名也不大讲究什么。别说这名,就是叫狗蛋狗剩的也有不是?
  这张开门平日里和张闭户没有什么经济方面的来往,但都是一个村子的,都姓着一个张字,五百年前是一家,还在一口锅里摸过勺子也说不定。人家来买菜,张开门是不好收入家的钱的。收了钱,一来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斤斤计较个一二三四;二来呢。以后万一有个什么事儿还求不求人家了?虽说张开门种菜辛苦,知道钱来得不容易,但还是在脸上弄出一副豪爽的表情,说道:“闭户呀,讲什么钱不钱的干甚。想吃,弯腰拎一捆回去就是。”
  张闭户直着他的腰,不让它弯下来。他很认真地看了张开门一眼,说:“开门,话不能这么说。种个菜起早贪黑的,风里来雪里去,多不容易。我可不能白拿了你的。拿了,你倒没什么,我心里不安宁呀,会老想着是件事儿,黑夜里睡个觉也睡不安稳呀不是?”
  张开门笑了笑,说:“都一个村子住着的。低头不见抬头见,吃捆菜有什么。你就拎捆走吧。”
  张开门是笑了,可张闭户没笑。他还是很认真着自己的表情说:“开门,你得收钱。你要是不收钱,我就去别处买了。上哪儿都是花钱不是?你可别让外人挣了我的钱去,到时候又要说我不照顾你的生意了。”
  话说到这个份儿上了,张开门不由地就犹豫起来。张开门想,要是让张闭户到别处买了,这传扬出去,不好听,也损害了他张开门的脸面。别人会说他张开门不近人情了。不收他钱他不干,可卖给他又不能多收他的钱。要是照市场价格收了,传扬出去,自己也还是没有脸面的事儿。想了想,张开门就决定象征性地收一点。这样既让张闭户掏了钱,又给了他一个面子,皆大欢喜。于是张开门说:“要是你非得给钱,你就给五角好了。”
  五角是二元的四分之一。也就是说,张开门把一捆蒜苗分派开来,卖四分之一,人情送四分之三。他觉得这样可能是比较合理的。四分之三和四分之一,说明人情大于买卖。
  张开门开了口,张闭户也就放松了。他从兜里摸出一张两元的人民币。认真检查了检查。塞进张开门的手里,说:“这就对了开门。亲是亲财是财,亲兄弟还得明算账不是?这是两元钱,我买四捆。”
  张闭户蹲下来,从蒜苗堆里挑拣出四捆更加好的并在一起,找根细绳一扎,很从容地就拎在手里。直起身子,说声你忙吧开门,转身就走掉了。
  张开门捏着两元钱呆了好一会儿,觉得这个账算得好像有些不大对劲儿,有些毛病。不过一时半会儿也没想起错在什么地方。等总算想出来了,可人家张闭户早已拎着四捆活生生的蒜苗走没影儿了。
  故事就是这么个故事。妻讲的时候的倾向是十分明显的。张闭户充分利用了张开门的性格弱点,一下子就占了他六元钱的便宜。而如果张闭户接受了张开门馈赠的一捆蒜苗,也不过只占了张开门两元钱的便宜。张闭户的个性从这个故事里面跃然而出,已经有些栩栩如生了。
分享: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