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一支呜呜祖拉的旅行


□ 周 鹏

  若干年后,谈起南非世界杯,或许你已记不清谁捧杯、谁进球,但你一定会记得我——“呜呜祖拉”(Vuvuzela)。我有这个自信。
  其实我只是一支来自中国汕头的喇叭,同数百万同胞一样,在一番漂洋过海的旅行之后,我才出现在南非世界杯的赛场之上,也正是在这里,我有了一个威震世界的新名“呜呜祖拉”。因为南非世界杯上的杰出表现,我和我的伙伴们成了全球明星,在南非、在美国、在欧洲的众多赛场上,我们都能尽情巡游。
  从中国到南非,我的名字改了,身价也升了。这真是一次奇妙的旅行。
  
  中国出生
  
  三个多月前的一个夜晚,在我伴随着轰鸣的机器声从一台吹塑机里诞生之前,还只是一颗颗米粒大小的塑料颗粒。这台四周被木板固定着的吹塑机很神奇,不要一分钟,它就能完成塑料颗粒的溶解、成型、冷却等过程。等到我从那根像巨大的水龙头一样的管道里缓缓探出头时,我—一支足足有66厘米长的橙黄色喇叭,就此诞生。
  此时我仍只是一个半成品。一位穿着蓝色T恤衫和牛仔裤的年轻人正坐在机器旁等着我。她斜靠在塑料椅上,双手戴着厚厚的手套,一只手里握着锋利的裁纸刀。在我跌落到地面之前,她会用另一只手紧紧地握住我。她是个业务熟练的“接生婆”,这样的动作,每天不知道要重复多少遍。
  裁纸刀飞快地削去了我身上多余的边角,接着我被抛进一个大竹篮里。我很欣喜,因为篮子里已经躺着几十个跟我一模一样的伙伴。这些初生的同伴们正交头接耳地议论着前途未卜的未来,我的主人是在农村还是城市呢?
  没有谁想到,在这间充斥着浓烈塑胶气味的工厂里诞生的自己,不久之后会漂洋过海到南半球,在南非这个遥远的国度一跃成为举世瞩目的大明星。
  同伴们在叽叽喳喳,我却很好奇这个世界。
  夜色早已降临,几十位工人仍在足有两个篮球场面积大的车间中忙碌着,每个人脸上都挂着汗珠,面前堆满了喇叭。可能是因为在生产我的过程中气味刺鼻,一部分女孩都戴了口罩。更多人选择不戴,因为车间原本就闷热,再戴口罩只会更难受。
  还没来得及插上话,我和同伴们就被一位年轻女孩抬到隔壁的包装车间里了。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喇叭的海洋,数不清的喇叭像小山一样堆积着,几十位工人夹杂其间,一刻不停地把我们装进透明的塑料袋里,然后再扔进一个纸箱,纸箱填满就封存。
  同伴实在太多,我的一个同伴都被挤压得变形了。一位女工用手把它恢复了形状,接着把它放在口里试着吹了一下。她已经尽了全力,我的同伴却只是发出了一个低沉的声响。旁边的工友们大笑,“怎么你的肺活量还这么小”。
  说笑之间,这些女孩一边娴熟地给我和同伴穿上“衣服”,一边笑嘻嘻地小声闲聊她们的工作和生活。
  从她们口中我知道,我出生的这家工厂名叫裕鑫塑胶制品厂,位于中国汕头一个名叫澄海的地方。这里是中国最大的玩具制造基地,数千家玩具厂每年制造出了难以计数的魔方、积木、沙滩铲等各类玩具。这些玩具除一小部分销往中国内地外,更多的则会飘洋过海出现在异国他乡。我们,这些后来出现在南非赛场上的“呜呜祖拉”,超过90%都是澄海造。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南都周刊》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南都周刊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