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文学评论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王国维对元杂剧三点批评的当代解读


□ 李昌集

  内容提要:20世纪初,王国维在《宋元戏曲考》中对元杂剧提出了三点批评:“关目之拙劣,所不问也;思想之卑陋,所不讳也;人物之矛盾,所不顾也。”这三点批评,是基于西方戏剧理论和站在文人立场上提出的,有其合理一面,启示我们更深入地认知和理解元杂剧。同时也给了我们一个警示:简单地运用西方理论研究中国戏曲是不够的,我们必须立足本土文化和中国戏曲的实际建构自己的戏曲学;单纯以传统文入立场设定评价标准是片面的,我们应当以全历史、全社会人群的生活为学术视野来解读古代戏曲的思想内涵。
  
  1915年,商务印书馆出版了时年38岁王国维的一部学术专著《宋元戏曲考》(后改名为《宋元戏曲史》)。王国维对这部著作充满了学术自信,其《序言》有云:“世之为此学者自余始,其所贡于此学者亦以此书为多”。近100年来,王国维的学术自信经历史的检验而被学术界认可,学界誉之为中国近代中国戏曲学的奠基之作。其“一代之文学”的观点成为文学史研究中的经典话语之一;其戏曲学的研究框架——从曲调和角色制等戏曲表演元素出发考证中国古代戏曲形态的原始源头和发生过程;以“悲剧”、“喜剧”等西方概念理解中国戏曲的戏剧精神;以“意境”、“自然”等中国本土诗学概念阐释元杂剧的文学风格。这一切,构成了王国维“学兼中西”的学术框架,成为至今中国戏曲学研究的基本模式。
  当然,在具体的观点上,王国维的见解并非毫无争议,最突出的一点是其对元杂剧的总体评价:“关目之拙劣,所不问也;思想之卑陋,所不讳也;人物之矛盾,所不顾也。”而元杂剧之佳处惟在“有意境”——“古今之大文学,无不以自然胜,而莫善于元曲。”
  对此,有学者认为,王国维对元杂剧的批评,是以诗学的眼光看元杂剧,于戏曲之道未免隔膜,故非元杂剧的当行之论,而更多的学人则对王国维的见解不置一辞。时历近百年,我们不能继续无视这一批评而只顾自说自话,没有理由使一个世纪的元剧学案继续搁置。对此,涉及的问题很多,本文所要讨论的问题是:王国维关于元杂剧的三点批评,其出发点何在?具体内容为何?
  
  一、关于“关目之拙劣”
  
  所谓“关目”,大致相当于今日戏剧学所言的“情节结构”。关于戏剧结构,西方论者多多。其基本要义约有以下几点:
  其一,具有充满兴趣的故事性。
  其二,故事的情节和人物动作依据故事的“内在逻辑”合乎情理地逐步推进。
  其三,“戏剧性”的生成,在戏剧结构上体现为由一系列反复交错的“悬念”、“发现”、“意外”、“冲突”和“激变”等而导向“高潮”,从而使观众自始至终有一种新奇感。
  此三点,相互生发,相连一体,关键则在故事情节和人物动作既要“合乎逻辑”又要使观众感到“新奇”。以此衡量元杂剧,其“关目”便不免显得有些“拙劣”——
  首先,元杂剧违背“故事逻辑”的情节动作比比皆是。如被臧懋循允为“元剧第一”的《汉宫秋》,昭君投水自尽这一具有“高潮”意味的情节动作便不合“故事逻辑”:昭君和番之举是“自愿”的,这一行为具有叔本华所谓“主动赴难”的悲剧性:牺牲自己,“以息刀兵”。而昭君的投水自尽,表面看似乎是悲剧的升华,其实却违背了昭君和番的目的,“和番”实际上未能实现,刀兵可能再起,其“自请和番”便失去了意义。比较唐宋诗人们在诗中备写昭君赴番途中的凄凉哀怨,倒是诗人们更能把握昭君和番的“行为逻辑”和悲剧的内蕴。如果参照历史事实,《汉宫秋》的“关目拙劣”就更明显:汉元帝与群臣在昭君和亲问题上的争执、呼韩邪为一个从为见过的女人大动干戈,昭君投水后又与汉朝“以甥舅相称”。把毛延寿遣回汉朝砍脑袋,如此等等,皆缺乏“故事逻辑”的支撑,与历史的真实亦相去甚远。
  上述《汉宫秋》的“关目拙劣”,类似的表现在绝大部分元杂剧中都不同程度存在。如果以西方剧作法衡量,则元杂剧关目“拙劣”至为明显:元杂剧组织“关目”不重“悬念”、“发现”和“激变”,而习惯以“说破”消解悬念。在元杂剧中,很难找到象西方戏剧的那种“促使事件变得不可避免的必然性”;很难从故事关目中感受到一种激烈的矛盾冲突和由之导向的“高潮”。即使动作性、情带性较强的剧目也在所不免。关汉卿的剧作是最善于制造“冲突”和“悬念”的,最具代表性的可推《窦娥冤》。其“戏剧性”和矛盾冲突的起点,是蔡婆外出时遭张驴儿胁迫,允其婆媳嫁给张驴儿父子,只是担心媳妇窦娥不从,是为全剧最初的悬念;蔡婆带张驴儿父子回家,果然遭到窦娥的激烈反对,张驴儿执意要霸占窦娥,蔡婆则想慢慢劝窦娥同意,由此而再生悬念;张驴儿急于得手,想毒死蔡婆以解决问题,从而产生“紧张”和更大的“悬念”,结果反而毒死了张父,张驴儿讹赖窦娥下毒,要挟窦娥顺从,窦娥坚拒,相信官府会主持正义,情愿“官休”,是为全剧最紧张、冲突最激烈、亦最具悬念的戏剧情节;接着到官府,窦娥被判死刑,悬念解除,窦娥的悲剧结局形成某种“高潮”并由之达成矛盾冲突的“平衡”。此后第三折,窦娥刑场就戮,发下三大誓愿以表其冤,二愿皆验,由此造成新的悬念;第四折,肃政廉访使、窦娥的父亲窦天章巡案滁州,窦娥鬼魂托梦诉冤,乃得昭雪,张驴儿等受到严惩。是为全剧的大结局。
分享:
 
更多关于“王国维对元杂剧三点批评的当代解读”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