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在终南山(组诗)


□ 青海湖

青海湖

在终南山

我打听一个隐者

他是石头上的花,还是草丛里的鸟鸣

是远山的云雾,还是云雾深处的目光?

进山的人像阴云那样重叠

若隐若现的甲虫,甲虫里的影子

那么远的路啊载着一个内心的孤儿。

谁看见过他的面目

戏水的孩童,水里的鱼

还是在清凉的歌声中静默的路人?

我感觉每一颗无处安放的心

花叶上的露珠,山谷里的风

每一个在晚祷里回归的人,都是他。

而他们一无所知

他们像喜悦的蜘蛛一样织网

墙壁上悬挂着他们奔走的一生。

当我仰头与山顶的塔尖猝然相遇

我知道,我可以平静地对待他的出现

或消失,放弃那些多余的倾听和表达。

黑森林

梦一般的日子是我的黑森林

我青苔上的紫烟并不比黄连少

我有滴不尽的雨水的歌声

午夜的时钟比幽暗的路更单调

我爱这充满苦药味的空气

相互遮蔽的时光让我学会了体谅

我不怕雕虫猛兽而我正在其间

看他们渐生退却的心阴冷如憎恨

我能感觉到烟火在松涛间飘动

仿佛千百年来我在那里羁旅

在树下静坐,阅读,煮药

风雪弥漫的灯下听一曲古歌

我爱这阴暗的日子远甚于阳光

这里,每一个闪电都扎进岩石

每一颗露珠把透明的心挂在树上

我无意祈求,而阳光还是渗漏了进来

她说起过去

她说起过去,翻动老黄历

瞧,那悲伤也是快乐的

仿佛几十年都在幸福地奔走

遥远的山村,山涧溪流和野花

青葱时代的梦想,藤蔓上的牵挂

如今都是她回忆里的槐花蜜

那时她扇动翅膀飞越重重关山

在两地间柔肠百转,持久的力量

让她相信那一定来自前世的宿缘

她无怨地迁徙、采撷和种植

她的爱与更高处的梦相互融合

美有时更是一种灾难,如闪电在人世

投下的阴影——她用时间之针

缝补千疮百孔的心思,用瘦小的春意

营造路上她全部的奔腾

现在她在所有人眼里正在旅行

所有人在她眼里无限孤独

在北武当

一片迷蒙的苦色,从城市延伸到山上

山上的红墙碧瓦也是苦的

一群脸色红润的病人

踏着贺兰山上枯黄的草木

站在山门前,我们究竟要去哪里?

山谷的风啊,吹不尽内心的灰

灰烟飞过我们的头顶,飞过大殿和虚空

在有限的生命里,我们看见了什么?

每一次祈祷的瞬间,身心不复存在

每一次转身,山峰在云雾里摇摇欲坠

“沿着内心的路往回找”,当我们

已不再索求时,是谁代替我们说话

花蝉

在浪花飞溅的时间的大厅

我听到来自花房的妙音

在一种低沉与高亢的和声中

一朵沉寂的睡莲悄然开放

她无限分解,成为万千甘露

撒落在干渴的枝叶上

又以火山之岩浆喷发

以光之集束放射

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遏火焰的颤栗

没有一种苏醒

能够比发出呻吟的快意

这近于痛楚的翔舞更醉人

我庄重而坐。

在斋戒的夜晚,一阵花香袭来

她以举案齐眉之仪态向我投来苍茫一瞥

然后垂帘默语:

——我是为印证丹噶尔城

难得一遇的邂逅

莫非三江大地有灵犀圣洁一显

以这样的渴慕相随永世吗?

一种苏醒的自觉打开爱的源泉

一种归宿也必以爱承接

生命脆薄本在转瞬即逝

恒久之爱唯有这明月照人的目光

我被她笼罩。

她以清辉涤我身心

探险的手指叩我五蕴

我必清空,才可全部接纳

才可在花房与她声息相闻。

而我知道这一切的谜底。

这一切远非昨夜的回忆那般迷离

它必是清醒的,相互渗透的

必将在消隐与弥合中进入大秘之境。

责任编辑刘云开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在终南山(组诗)”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