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女性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来自马背上的力量


□ 黑 子

  
  “人类迄今为止所能从事的最高贵的征服就是征服了这豪迈而剽悍的骏马!”
   ——19世纪的法国皇家院士让·布封
  
  马进入人类社会已有5000年,而正是这5000年,人类获得了最辉煌、最伟大的发展。
  公元7世纪有两个重要人物,一个是伊斯兰教创始人穆罕默德,另一个是英伦三岛上建立了圆桌骑士制度的亚瑟王。伊斯兰教最初是一个为穷人开创的宗教,之后,他们打着新月旗、举着弯刀、骑着阿拉伯马,甚至在葱岭(帕米尔高原)以西的塔拉斯河战役打败唐朝军队,他们负载着为政教合一的集权理想圣战着。而亚瑟王所建立的圆桌骑士制度,却把古希腊的民主思想化为模式,开了民主政体的先河,有了后来的三权分立,现在西方的民主模式。这二人都是马背上的。马背就像是分水岭一样,分担着独裁和民主,这面是独裁帝国专制,那面是民主、平等、博爱。一个马背形成两个阴阳面。鞍马文化播种的是野蛮的种子,收获的却是文明的硕果,其实人类就是在文明和野蛮相互碰撞中发展起来的。
  到19世纪末,随着火炮蒸汽机的出现,马作为社会主要角色的时代结束了。现在除了象征意义上的作用,大部转向了另一个广阔空间——体育产业。1780年德比十二世把贵族间一对一的比赛变成了一群马在跑,一堆平民在投注,这就是博彩。今天的体育博彩就是从赛马开始的,而在中国3千年前就已有了, 2千5百年前的田忌赛马就是个例证,古时的孙阳在赌马时相马出了名。没有马就没有今天的很多体育概念,比如说我们的药检就是从赛马开始的,检验马是否服用了镇静剂,因为这关系到赌博,关系到巨大的税收。后来才有了对人的兴奋剂检验;而且很多体育竞赛规则是缘于赛马,著名的F1大赛就是把马变成了车。而且在体育比赛中只有马术是人与动物相结合的运动,并且是男女同场竞技,一个大写的人的运动。
  我曾问一个英国朋友,你们的法律不允许赌博,为什么可以赌马。要知道,英国赛马业维系了整个贵族的体系。他平淡地讲:“那是我们的国家精神,那不是赌马。”我苦思良久……中华民族过去的故事太多了,但答案空泛。中华民族可以把与马有关的一切竞技统称为赛马,以龙马精神作为民族的第一精神而游移于人神之间,但我们缺一个中世纪与工业社会转型的磨合期。当新中国成立后,我们把大陆惟一可称为赛马工业的上海跑马厅改为人民广场,马厩改为人民医院,铲除了帝国主义的遗迹。1959年,马术从国家体委的竞项中删除。
  其实,赛马的公平性要求很高,搞得好坏是一个社会文明的尺度,这需要政府有公信力。但我们的足彩、福彩搞得很糟糕,也许这个国家就是不适合搞赛马。
  “马上看壮士,月下瞧佳人”。这么好的动物,能够被你骑乘,你成什么人了?!人是万物之灵,这在马背上表现得淋漓尽致,而这种感觉一般是找不到的!都市人不但需要骑马,他们也一定向往骑马,这对中国来说只是一个时间问题。你骑上马,一步就到了大自然里了!这叫 “一水涨宣人语外,万山青到马蹄前”。骑马和驾车感觉完全不一样,汽车是死的,马是活的;开车你会迷路,但只要你纵缰,马一定会把你驮到家里。你也会爱你的汽车,但爱法不一样。马是你的哥们,马还和你闹脾气呢!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中国国家地理》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