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通俗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乡村即景(三首)


□ 卓 然

  其实

秋风低下去

露出一只山雀的啾鸣

和谷粒差不多

我把它遗弃在诗外

这样它的觅食可不受拘束

其实 它的一生里

我也许只能听见这一声呜叫

从汗水里析出

在农谚的边缘发出光亮

记住一只山雀

哪一颗谷粒都不是理由拥有

一张渔网

拖过一尾鱼的黄昏

网眼里漏下几粒星光

一尾鱼摆脱了一张网

它因此拥有了一个渔夫的空旷

一个渔夫也因此拥有了

一条大河的空旷

  八月

在乡村

是那些齐刷刷的玉米

让开一条小路

一只燕子低调地飞过

后来 是一道闪电

在漆黑的天空下面

画出故乡的山峦

再后来 我从千里之外

推开那道柴门 俯下身

从黄狗亲昵的尾巴上

找到我的摇篮

  责任编辑 王童

  我的自白

  洒家乃一介农夫,今年已六十有四。还要写什么新人的自白,真有几分滑稽、无奈、酸楚、悲壮与欣慰。

  遥想:54年前,余即在《北京文学》的前身《北京文艺》上发表过诗歌,由此是我文学生涯的发韧。因此,《北京文学》对我有知遇之恩。

  但为生活计,我加上牛车木犁,成了地地道道的农民;我加上锛凿斧锯,成了半开眼的木匠;我加上大铲瓦刀,成了二把刀的瓦匠;我加上图纸水平仪,成了土建工程师。而文字,却与我渐行渐远50年矣。

  年近六旬之时,我常常夜半醒来。仰望星空,扪心自问,此生何求?顿悟,少年时的作家梦,必须圆之。

  为圆文学之梦,我连续三年迈进太庙的文学殿堂,连续两年去首图的乡土讲堂,坚持一年到北大中文系旁听。每星期六亦赶往东城区图书馆,一睹作家在文学的田野上纵横捭阖的风采。也以一个中国农民的倔强与执拗,曾站立在美利坚合众国异邦的岩石上,任太平洋与大西洋的海风,轮番吹拂。

  但我终究是个农民,一直在家乡默默地生活。在春天的黄土地上,我扶犁播种;任夏天的太阳,蒸晒我的骨骼;我是秋天原野上的一棵高粱,脸红红地茫然环顾四野;在冬天的农家土炕上,我静听雪吟轩窗的声音。

  所以,我太熟悉我身边的农民了。我熟悉他们身上的旱烟气味与狡黠的微笑,从眼神中能洞察到他们内心的世界。因为他们曾手把手教会我各种农活以及生存的智慧,我也曾不止一次,扶住他们苍老的双肩。直至最后,我抬着棺木,缓缓地将他们送入坟墓。

  所以,我笔下有几十个农民形象,地位虽然卑微,但无一猥琐,无一龌龊。他们有着政治家的胸怀,数学家的头脑,哲学家的思维,经济学家的谋划,企业家的智慧。还具有将军般的指挥若定,士兵般的吃苦耐劳,乞丐般的随遇而安。又有一点侠客的豪爽,江湖的义气。当然,他们又具有农民的自私,小生产者的狭隘与小商人的吝啬。但他们,又往往是身怀一技之长的能工巧匠。在几千年的中华农耕文明中,他们是活生生的载体。

  现在,我们正处在一个社会大变革的时代。城市化的进程,已不可逆转。高楼大厦,像恐龙一样迈动阔大的步伐,将农田草舍,夷为平地。几千年中华农耕文明的传承链条,轰然断裂。而传统意义上的农民,已经死去的,成了死化石;还活着的,成了活化石。因此,有志于农村创作的作家,已时不我待。请你们挥起如椽巨笔,发出声声呐喊:抢救农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乡村即景(三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