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眼睛”的简约


□ 鲁枢元


近来,一个新词渐渐有了流行的趋势。也许不应叫做新词,只是一个旧词被赋予了新的用法,于是便成了一个新鲜出炉的词汇,那就是“眼球”。
“眼球”,不但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在讲,一些庄重的报刊杂志也在使用,比如:“吸引了许多人的目光”,不再说“目光”,而是说“吸引了众多的眼球”;“展开了争夺观众的大战”,不再说“观众”,而一定要说成“争夺眼球的大战”。新鲜固然新鲜,但在我辈看来,总觉得一下子变了滋味。
查一查现代汉语词典中的“眼球”一词的含义:“眼睛的主要部分,呈球形,外部由角膜、巩膜、脉络膜、视网膜等薄膜构成,内部有水状液体、晶状体、玻璃体,中央有一圆形的孔,即瞳孔。”当下传媒界乐于使用的“眼球”,难道就是这么一个“物件”吗?
“眼球”显然与“眼睛”不同,它只是眼睛的一个组成部分。我们通常说的“眼睛”,除了眼球之外,还有眼眶、眼睑,或曰眼窝、眼帘,还有眼角、眼梢、眼睫毛,甚至,眉毛也经常被划到眼睛的范围之内,叫做眉眼、眉目。以“眼球”取代“眼睛”,显然是以“部分”取代了“整体”,把眼球从一个有机整体中剥离出来了。“回眸一笑百媚生”,也应是“眼睛”是整体行动,光靠“眼球”是不行的。
在中国的语言文化中,一贯把眼睛看作心灵的窗口,“眉目可以明心,眉目可以传情”。中国人关于眼睛有许多优雅美妙的说法,如:“顾盼流转朗如流星”,“清澈明丽爽若秋波”。《世说新语》中形容俊杰之士的风姿,往往是写他们的眼睛:“眉如紫石梭,目若岩下电”,“棱棱露其爽,黯黯明其黑”。《红楼梦》中写林黛玉动人的容貌:“两弯似蹙非蹙笼烟眉,一双似喜非喜含情目;态生两靥之愁,娇袭一身之病,泪光点点,娇喘微微”,把眼睛、眉毛、眼泪、呼吸都揉捏到一块写了,给人以迷梦氤氲的无限美感,这就是“眼睛”的审美效应。
至于“眼球”,令我想到的,差不多总是一位做眼科大夫的朋友曾经向我提起过的临床经验:眼球其实是很硬的,摘下来拿在手里真是一个有弹性的球!当下媒体津津乐道的“眼球”,多半不是讲的这种眼球,实际上讲的还是“眼睛”、“目光”、“观众”,只不过是眼睛、目光、观众的一种简约的用法而已。
如今,已经有不少的词汇,在追求其确定性的同时,也就被不知不觉地“简约化”了。比如,“地球”取代了“大地”,“月球”置换了“月亮”。当你说到月球时,你小时候深深迷恋过的嫦娥、玉兔、广寒宫都还会存在吗?从人们的日常经验看来,尤其是从人们日常生活中多少带有一点审美色彩的经验看来,“简约”的指认与“混沌”的称谓却是大不相同的。民歌中经常有赞美心上人的唱词:“你的眼睛像月亮”,是不好唱做“你的眼球像月球”的;还有一首民歌,唱的是一位小伙追求一个年轻貌美的姑娘:“姑娘你好像一枝花,为了你的眼睛到你家”,如果非要唱成“为了你的眼球到你家”,恐怕就是产生“倒卖身体器官”的误解了!简约化精简掉的,往往是那些模糊的、虚幻的、情绪的、想像的同时也是朦胧的、微妙的、浪漫的、温馨的东西,留下的是确切的、实在的、理性的、可以统计、便于运算的东西。 ......
很抱歉,暂无全文,若需要阅读全文或喜欢本刊物请联系《海燕》杂志社购买。
欢迎作者提供全文,请点击编辑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摘自:海燕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IP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