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 qkzz.net
全刊杂志网:首页 > 纯文学 > 文章正文
刊社推荐

悲亦无声(外三首)


我的小老弟终于熬出了喉结
  站在院场中央
  逼迫棉花排斥水分,接受阳
  光
  
  他父亲去世的那天外面下很大的雨
  祖训再一次被刻上墓碑
  一直升到了山顶
  
  远远看见名字里带玉的姑娘
  远嫁他乡。群山咬断小路
  仿佛石沉大海
  黄昏思龙坂村
  雨水的拖沓,像一首诗
  缓缓流传。李易安手捧碎布
  缝出雷同的天空。我看见天
  的弧线
  和被不断压抑的南方
  
  故乡是一个平胸的小女人
  她美得矜持,不容易让人看出身孕
  在去溪边洗衣的路上
  蛙声压倒了稻田,并借此抬高村庄
  假如爱有南北
  整条闽江掰开了骨骼。汽笛声碾碎码头后
  来不及拆封的蜜
  纷纷退回花朵的身体
  
  月光像一只蝴蝶
  博爱而镇定,在榕城的屋檐下
  它拒谈今夜长春的雪
  倒叙的光阴
  水草上的虫卵,在倒叙蛱蝶的简史
  听!季节的翅膀扑干雪水,冬天正在诀别
  启示我换用另一只手写诗
  
  使一场大雾重新起义,投奔谦逊的村庄
  被打碎的牡丹
  终会沿着瓷器的裂痕,找回春天
分享:
 

了解更多资讯,请关注“木兰百花园”
更多关于“悲亦无声(外三首)”的相关文章
    分享:
     
    精彩图文
    关键字
    支持中国杂志产业发展,请购买、订阅纸质杂志,欢迎杂志社提供过刊、样刊及电子版。
    关于我们 | 网站声明 | 刊社管理 | 网站地图 | 联系方式 | 中图分类法 | RSS 2.0订阅 | EMS快递查询
    全刊杂志赏析网 2016